论坛风格切换切换到宽版
  1. |帮助
  2. 我们结婚吧
  3. 活动聚焦
  4. 点我签到
  5. 下载排行榜
  6. 社区服务
  1. 1013阅读
  2. 3回复

[言情]《兔妖不靠谱》作者:随宇而安 [复制链接]

上一主题 下一主题
离线总攻3.0版
高冷范▼ω▼
 

配偶:
发帖
1819
金币
4957
威望
19742
文采
2941
魅力
4067
  1. 加关注
  2. 发消息
只看楼主 倒序阅读 使用道具 楼主  发表于: 2015-06-11
— 本帖被 凤梨的兔子 从 【短篇阅读区】会员发帖区 移动到本区(2015-06-13) —

龙龙龙
  这四海八荒的妖怪修炼个几千年,也只有两条出路。
  要么当神,要么当神兽。
  或者换个说法,要么骑,要么被骑。
  作为毫无争议万年被骑的神兽一族,兔妖白小白的理想不可谓不悲壮——她想骑龙神。
  
  “如果他不愿意的话,我也不会勉强他的,反正我跑起来也很快。”白小白很体贴地想,汗湿的掌心攥紧了缚龙索,脚步凝重地向着盘龙谷的方向而去。盘龙谷聚集了四海八荒最厉害的龙神,白小白心想,也不用抓最厉害的那只,够用就好了。
  她完全忽略了自身条件——一只七百年道行的小白兔……
  盘龙谷的龙,最嫩的那只都可以当她祖宗的祖宗,最菜的那只一个摆尾就能把她拍飞到北大荒。
  
  白小白废了九牛二虎之力才跋涉到盘龙谷,谷里空荡荡的,咻咻几道异色光芒从谷中飞出,不知去往何方。白小白怔了半晌,吞了吞口水,紧了紧手里的缚龙索——看样子,老龙都出去了,窝里应该有小龙吧。
  白小白是一只很有思想的小白兔。她深信,神兽教育要从娃娃抓起,所以她决定抓一只幼龙,最好是个龙蛋——至于怎么孵出来,她选择性忽略了。白小白心里有一套龙宝宝养成计划,当然前提是抓到龙宝宝。
  白小白大摇大摆走进了盘龙谷。盘龙谷被称为八荒之险,万妖之王龙家老巢,从来没有人敢来找茬,也不会有什么森严防卫了。
  白小白手里紧紧攥着缚龙索,一双滴溜溜的眼睛四处转着,看上去很精明,其实那完全是你的错觉……
  “哎哟!”白小白被绊倒了,华丽丽地向前扑去,眼泪汪汪地抬起头,无语望天。
  
  电光火石之间,她发现了!
  一只趴在大树下打呼噜的龙!
  
  也是咻的一声,白小白发挥了兔子的优势,飞速地跑到另一棵树后躲起来观察。那只龙看上去不大,有些圆滚滚的,龙鳞是银白色,还有层淡淡的光晕——它看上去应该只有三五百岁吧……白小白心想,她三五百岁的时候,差不多也是这样子的。
  来不及多想,白小白咬咬牙,扔出缚神索,口中念着咒语,缚神索在空中发出耀眼的红光,准确无误地,套在了小龙的屁屁上。
  睡觉中的小龙呼吸顿了顿,眼皮也没有抬,接着呼呼大睡。
  白小白心里一宽,蹑手蹑脚地跑上前去,把缚神索拉了拉,将小白龙整个套住了,红光一闪,笼罩住了小白龙。白小白皱着眉头,在手指上刺破了一点,挤出一滴血,印在小白龙眉心,血光迅速渗了进去,红光消失。
  就这样,白小白抓到了一只龙做神兽……
  
  白小白发现小白龙还在睡觉——孩子嘛,总是需要更多睡眠才能长得又高又壮的。白小白很理解地点点头,比划了一下,觉得自己应该能背得动他,便拉扯拉扯着,把他挪到一个竹篾筐子里,然后背在身后,一步一个脚印地走出盘龙谷。
  她身后的小白龙抬了抬眼皮,看到眼前乌黑柔软的发髻,还有藏在发髻里尚未能完全隐去的兔耳朵。
  兔妖一族是打算造反还是打算找死,胆子真肥,竟然连他也敢抓。
  算了,反正有人背着,他就接着再睡一会儿吧。大哥他们去喝东海家的满月酒,应该没那么快回来……
  
  天黑后,白小白在山下的村庄落脚。
  戳了戳还在睡的小白龙,白小白心里那个得瑟——她抓到龙了诶!其实也没什么难的嘛!可是他为什么不反抗,甚至都没有醒来过?不会死了吧?
  白小白心里一慌,又戳了戳他温温凉凉的肚皮,另只手颤抖着伸到他鼻子下——呼,幸好,还有气……
  “你,你醒一醒啊……”白小白壮着胆子说,“你睡了好久了,醒一醒,和我说说话好不好?”
  “龙龙,你睁睁眼说说话嘛……”白小白话里带了三分祈求。
  “你说话,我给你吃东西哦!”这是利诱。
  “你再不醒来,我就把你扔到外面,让野兽把你吃了!”这是威逼。
  哪只野兽敢吃他?
  小白龙勾了勾嘴角,换个角度继续睡觉。
  咦咦咦!有反应了!
  白小白惊喜地跳起来,“我去给你准备晚饭!”说着就跑出去了。
  
  过了好一会儿,小白龙听到一声“哞——”的叫声,呼吸一顿。
  不会吧……
  抬了抬眼皮,瞄了一眼。那时,他就惊呆了……
  白小白拉了只大牛进来,傻呵呵道:“龙龙!你醒啦!来吃奶!”
  小白龙就这样呆呆地望着她。
  
  第一,他从来没吃过奶。
  第二,就算吃也是吃龙奶。
  第三,她牵进来的是只公牛……
  
  小白龙大概是觉得跟她解释这些东西实在是浪费生命浪费口水,于是,他脑袋一转,面朝墙壁,不去理她了。
  白小白的玻璃心受了极大的伤害,劝说小白龙吃奶无果,她苦哈哈地把牛放生了,看着那公牛撒了蹄子飞奔而去,白小白觉得更凄凉了。
  回到屋里,小白龙躺在床上打着呼噜。
  白小白看着被占了的床位,摸了摸为数不多的妖界币,心想,他是个孩子,还是把床位让给他吧。于是,打了地铺,窝在床脚下睡着了。


兔兔兔
  小白龙一直不吃饭,只睡觉,白小白心里很担忧,不管她弄来什么东西,他眼皮抬也不抬,也不理她,这让白小白的自尊心很受伤。她深深觉得,娘是不好当的。就和天底下的娘一样,她也觉得自家儿子是天底下最与众不同的那只,于是给他取了个霸气无比的名字——白大白。
  “白大白,我是你的主人,你是我的神兽,你要保护我,帮我打怪,帮我打败讨人厌的大灰!”这是每天白小白必然在小白龙耳边说上十八遍的话。
  
  白小白是紫罗山的小妖,大灰是绯峡谷的大妖。紫罗山和绯峡谷离得很近,迷糊的白小白某天一不小心就碰上了专吃小白兔的大灰狼。大灰倒没有吃白小白,只是说一些奇奇怪怪的话,还要对她做奇奇怪怪的事。白小白被逼急了,还会咬人呢!所以她咬了他一口,撒腿跑了。孽缘是这么种下的。
  没过几天,那灰溜溜的大灰狼就大摇大摆上了紫罗山,点名要白小白。
  “我要她当我的神兽。”大灰狼灰色的瞳孔里映着躲在大师兄身后发抖的小白兔,不怀好意地笑着,“她在我身上留下印迹,根据我们妖族的规定,她必须和我打一场,要么她当我的神兽,要么我当她的神兽。”说着亮出手臂上的兔牙印。
  大师兄说了,大灰不是好妖,大灰又风流又下流,不管谁当谁的神兽,吃亏的一定是白小白。所以她不能和大灰在一起。
  白小白坚决地说:“不要!”哪怕大灰狼用吃不完的白玉萝卜诱惑她。
  威逼利诱失败,大灰狼凶相毕露了。“你们紫罗山也是妖界的名门,如果你们不按规矩办事,那也别怪我抢亲了。”
  
  “所以啊……大白……”想起大灰狼凶神恶煞的模样,白小白沮丧地靠在小龙身上,“大师兄说了,这事大灰狼占理,我必须打赢他,否则就得当他的神兽了。但我一定打不赢他的啊,他可是狼王,你就不一样了,你是……龙……吧……”说到最后,白小白又不确定了。
  传说中的龙可是万妖之王,举手投足间皆有风雷,而白大白……只会打呼噜……
  “大白,你听到我的话没有啊,我可就都靠你了。”白小白叹了口气,戳了戳他的肚皮,又念了一遍魔咒。“大白,你要保护小白啊……”
  被骚扰了一个多月的白大白终于有些忍无可忍地皱了皱眉,眼皮抬了抬,斜睨了白小白一眼。
  白小白震惊了。大白终于正眼看她了!
  这是一个历史性的开端!
  “大白,你有绝招吗?”白小白掰着手指数着,“神龙摆尾啊,亢龙有悔啊,双龙取水啊……”
  什么乱七八糟的……大白哼了哼,鄙视她。
  他才没那么多闲工夫去练那些花招。
  白小白还在锲而不舍地数着,数了半天,悲哀地发现,大白又睡着了……
  
  白小白是背着白大白上紫罗山的。大师兄眼珠子都快掉出来了,惊恐万分地看着她背后闪闪发光的小白龙。
  这当然是龙,绝对是龙,肯定是龙,这不能是龙啊!
  他以为白小白只是逃命去了,凭她的本事怎么可能捉到龙!可是她捉到了!而且看龙鳞的仙气之正,还可能还是正宗龙王座下的九子之一!
  但问题是,这龙怎么那么小,那么嫩,那么奇怪地不说话不动,只是睡觉?或者他看错了!
  一定是他看错了……
  大师兄为紫罗山逃过灭顶之灾松了口气。
  “大师兄,大白为什么不动,他是不是受伤了?”白小白眨巴着泪汪汪的眼睛,问大师兄。
  “可能是……”大师兄斟酌了片刻,“先天残疾……”
  
  先天残疾,得了什么遗传病,所以,他的家人把他扔在盘龙谷自生自灭……
  白小白想象力和同情心发作,眼泪啪嗒啪嗒掉在他龙鳞上。
  “小白,那你岂不是抓了只没用的龙?”大师兄叹息,“你怎么打败大灰啊?”
  白小白抱着大白,啜泣着说:“我、我也不知道……呜呜呜……大白好可怜……”
  “不如……你另外找一只吧?”话虽这么说,要捕到一只比狼王更强的妖怪当神兽,那也太不容易了。
  
  一个人只能有一只神兽,如果要解除契约,那神兽只有死路一条。这也是她为什么必须找一只比大灰更强大的神兽。
  白小白抱着大白的手一紧,“不要,他好可怜,我不会扔下他的!”
  大师兄把“妖道毁灭”四个字咽了下去。
  白大白不悦地皱皱眉,她抱得太紧了,他呼吸困难。
  
  为了拯救先天残疾的白大白,白小白坑蒙拐骗了师兄师姐们的灵丹妙药,通通当水喂给白大白吃了。
  可是一点起色都没有。
  白小白伤心地哭啊哭啊,吵得白大白心烦,终于有一天他忍不住了,开口道:“闭嘴。”
  当时她就惊呆了……
  那么多的努力,总算没有白费!
  她的白大白终于会说话了!
  第二天,紫罗山的妖怪们都知道,小师妹那只残疾龙,终于会说话了,虽然说的第一句话是——闭嘴。
  
  冬天到了,紫罗山上冰天雪地。白小白给白大白捂好了被子,自己照样打地铺。
  到了夜里,白大白听到嘎吱嘎吱的咬牙声,睁开眼睛,看到地板上冻得打颤的白小白。
  这家伙是异世界来的吗?怎么脑袋构造这么与众不同?
  作为一个饲主,她还算合格了。白大白心里想着,尾巴甩了甩,把她裹上床来,银白的光带着点点暖意,睡梦中的白小白呼吸渐渐平缓,朝白大白挪了挪,伸手抱住了,呼呼大睡。
  算了,反正兔子也挺暖和的。
  白大白悲哀地发现,他都被抱习惯了……
  
  白小白第二天醒来,发现自己抢了大白的床位,以为是自己半夜梦游爬上去的,心里过意不去,伺候得更加殷勤。结果三天早上,第四天早上都是如此……
  第四天夜里,白小白对白大白说:“反正我晚上梦游还是会爬上去,不如现在就睡床上吧。”
  白大白心想:早该这样了,还要他半夜动手,真麻烦……
  其实这个不是重点啊……
  重点是,白小白,你的妖界武斗会怎么办啊!


狼狼狼
  开春的时候,几个人踏着春风而来,上了紫罗山。他们穿着不同颜色的衣服,但同样俊美得让人屏息,尤其是八个人一同出现的时候,漫山遍野的花都自卑得枯萎了……
  
  “把龙七交出来!”八人的声音如一人。
  白小白茫然了半天,终于知道,原来白大白的名字是龙七,龙王陛下的第七个儿子。
  恍惚意识到了什么,她心口一疼,瞪着眼睛,拦在白大白身前。
  “我不会让你们带走他的!你们都不关心他,把他一个人扔在盘龙谷不管!”
  八个龙子一怔,随即咬牙切齿地想:明明是那家伙自己宅,死活不肯跟他们出门!
  “你出去,我们有话跟他说!”
  白小白还想说不,结果一个冷冰冰的美人袖子一甩,她就飞了出来了。
  
  “你搞什么鬼啊!”八根手指戳着沉睡的小白龙的脑袋,“出来一趟,回去你就不见了,我就说了,你怎么可能那么勤快自己跑出来,结果被人绑来当神兽,还是一只兔子精!丢人!”
  龙七抬了抬眼皮,慢吞吞地说:“有人伺候,挺好的。”
  “你说吧,什么时候回去?”龙二直截了当。
  “你背我就走。”龙七说完这句话,又合上眼了。他总是一副万年睡不醒的模样,兄弟们都习惯了。
  龙家老大松了口气,袖口一荡,把龙七收入乾坤袖中,咬牙道:“谁想背你,又不是你的神兽。”
  
  龙七在袖中听了,眼皮一跳,换了个姿势接着睡,隐约听到熟悉的哭声,好像是从很远的地方传来,让他恍惚感觉到后颈上一阵湿意,伴随着啪啪的落泪声……
  白小白,你还真是阴魂不散啊——龙七在心中一叹。
  
  龙七走后,白小白在床上躺了一个月,养伤。
  为了阻止那八只凶神恶煞的霸王龙劫走龙七,兔子逼急了也会咬龙,只不过这一回她运气没那么好,被对方袖风一扫,狠狠撞上了柱子,内伤外伤齐发。
  大师兄红着眼眶给她治疗,碎碎念说:“龙神欺负小白兔,不要脸。”
  白小白红色的眼珠子转了转,眼中的光彩黯淡下来。
  
  他们会不会虐待她的大白?会不会不给他饭吃?会不会让他睡地板?会不会不让他盖被子?
  她连一句话都没跟大白说上。
  “大师兄,我要去救大白。”伤势未愈,白小白就这么坚定地说。
  她会翻山越岭踏平坎坷,披荆斩棘除掉恶龙,救回她的神兽大白,这是作为一个合格的饲主应做的事。
  “小白,你烧得不轻,别想那些做不到的事了。”大师兄唉声叹气,没拿白小白的话当真。
  
  但白小白第二天天一亮就拄着拐杖出发了,在紫罗山的山脚下遇到了手持折扇一路风流的大灰。
  其实大灰本名不叫大灰,叫太辉,但是白小白叫他的时候总是下意识地让他下面少了一点。
  大灰看到白小白,灰色的眼珠子瞬间亮了起来,笑意盈盈。“小白兔,知道我要来探望你,竟然激动得亲自下山来迎接吗?”
  白小白默默地低头路过……
  
  被无视的大灰笑容僵在脸上,随即一转身,一伸手,抓住兔子耳朵往上一提,拉到自己面前。
  白小白惊叫一声,抬手抱着自己的脑袋,红眼睛恶狠狠地瞪着灰眼睛:“你做什么!”
  “当然是欺负你啊!”大灰狼左手戳了戳白小白粉嫩的脸蛋,满意地看到她的眼眶里泛起泪花,水汪汪地映着自己邪恶的笑脸。
  “你你你……你别嚣张!我的神兽是龙、龙龙!”
  “哦——”大灰阴阳怪气地笑了笑,“我也听说了,可是又听说那只龙不要你了,回家去了。”
  “他是被逼的……”白小白抽了抽鼻子,“我要去救他。”
  大灰抽了抽嘴角,说:“恭喜你,你的无知和无畏又一次赢得了我的鄙视和赞赏,作为褒奖,我决定亲自送你上山,并且监视你直到明年妖界武斗会召开。”说着把白小白扛在肩上,继续往山上走去,白小白挣扎的时候,他就拿拐杖敲一下她的屁股。
  
  龙七从紫罗山回来后就变得有些不对劲了,比如说,他失眠了。
  龙家众位兄弟纷纷向龙家老大表示:龙七最近变得有些异常,经常半夜摸上他们的床搞强抱他们,在对方死命挣扎后又果断抽手离去,口中喃喃念着:“不对,不对……”
  “对于他企图改善兄弟关系,我们都觉得很欣慰,但是这种方式实在有待商榷。拒绝的话,会伤了他的感情,接受的话,会伤了我的心灵……”众兄弟联名委婉上奏。
  所以在某天龙家老大处理完龙族事务后,迈着沉重的步伐向龙七的住所而去。
  彼时,龙七正在强抱一个羊族的小孩。那是前几天羊族的长老进贡之物,三百年道行的灵羊,据说宰杀了吃肥美,养大了变成人貌美,食用使用可两用,本来是拴在厨房的,没想到落入龙七的毒手。
  龙七不断换着姿势抱小灵羊,小灵羊在他怀里发出杀羊的惨叫声,龙七蹭了蹭它的皮毛,皱着眉说:“闭嘴。”
  龙家老大若有所悟地看着龙七,勾了勾唇角,出声道:“明天便是妖界武斗会了。”
  龙七不知道想起了什么,呼吸一顿,而后轻轻嗯了一声。
  “你随我去吧。”龙家老大破天荒地请四海八荒第一宅的龙神出门。
  而四海八荒第一宅的龙神也破天荒地说:“哦。”
  龙家老大惆怅地望天——春天又要来了啊……
  
  白小白英雄救宠的壮举,就这样出师未捷身先死。


痒痒痒
  第一缕春风拂过东海的时候,妖界武斗会在归墟之畔召开了。
  往年武斗会的第一场通常是强强对决,胜负难料,今年的第一场却是毫无悬念的以强凌弱。
  妖界出了名的玉树临风风流倜傥一枝梨花压海棠狼王太辉一出场就博得了无数女妖怪的鲜花掌声和尖叫。狼王太辉向台下微微一笑,在一片抽气声中转头看向对面刚刚跳上台来的白小白。
  底下哗然一片。“谁家的神兽是只兔子啊!兔子的绝招是什么?咬死你吗?”
  白小白双手负于身后,高台上的风吹得她的兔耳朵向后弯折。
  “出招吧。”白小白无畏地看向大灰。
  “我怕打疼你。”大灰笑眯眯地说,“不如你认输吧,咱们都这么熟了,当我的神兽,我喂你吃白玉萝卜,给你暖床,保护你不被人欺负。”
  “你死了这条心吧。”白小白哼了一声,“大师兄说,狼和兔子是不可能在一起的,你早晚会吃掉我。”
  “对。”大灰微微点头,“我今天晚上就会吃掉你。”
  白小白黯然低下头,心中一片愁苦:大白,今生今世,我再不能见你一面了。
  
  大灰出招轻飘飘的,白小白速度不慢,可惜攻击力有限,只是偶尔在他手臂上后背上不痛不痒地挠一下,却被大灰的折扇在脑袋上、鼻尖上、屁股上敲了好几下。
  白小白不堪其扰,停下来瞪着他说:“你这是来武斗的还是来调情的!”
  大灰仰天大笑:“当然是调情,不然你以为呢?”话音一落,折扇刷地一声张开,陡然间增大数倍,轻轻一闪,平地顿起狂风。白小白眼睛登时睁不开,身子向高台外飞去。
  一旦跌下台,她就输了,就要成为大灰的神兽,就要被大灰吃掉……
  大白……你要想我啊……我死了……就不能想你了……
  
  身体仿佛落入了东海,大海的气息像蚕丝一样温柔将她包围,身体没有往下落去,而是被托着上浮……
  脸上痒痒的,好像是海藻。白小白伸手一抓,睁开眼睛一看——好像是头发?
  还没反应过来发生了什么事,就听到大灰冷笑说:“龙神作为评委,难道可以插手武斗会的赛事吗?”
  头顶上方一个略显清冷的声音说:“我不是评委。是她的神兽。”
  时间仿佛凝固在那一刻,连风都停下了脚步,可能它也觉得自己听到了什么笑话
  白小白仰起头才能看到他瘦削的下巴,他身上的气息很熟悉,数不清的夜晚里,她都在那样的怀抱里入睡——数不清是因为她算数差,不是因为数量多。
  她鼻尖在他胸口蹭了蹭,弱弱喊了一声:“大白?”
  龙族的少年俯下身抱住她,蹭了蹭,点点头回应了她。
  果然,这种感觉才对。他眯起眼睛,嘴角微扬,勾起一抹淡淡的笑意——白衣玉冠的龙族少年春风一笑,男人断袖,女人折腰。
  评委席上的龙家老大不满地皱了下眉头——几千年没看过龙七变成人形了,还是一如既往地骚包,还是让他继续懒继续宅吧,不然自己风头都被抢光了。
  大灰咬牙切齿看着龙七。“既然来了,出招吧。”
  龙七抬眼看他,缓缓说:“出招,太麻烦了。”于是双唇微启,龙息一吐,大灰瞬时间抟扶摇而上者九万里……
  龙七潇洒转身,抱着白小白飞回评委席上。
  这是白小白第一次体验腾云驾雾的感觉,吓得紧紧抱着龙七的脖子,龙七居然觉得很受用地用下巴蹭蹭她的发心。
  直到龙七落座,白小白终于能仔细打量他,看到他眼下淡淡的黑眼圈,不禁心口一疼,眼眶又红了,怜惜地捧着他的脸说:“大白,你是不是没睡好?”
  他枕在她肩窝处,闭目点头。
  可怜的大白,她不在他身边,他受尽了虐待啊……
  白小白轻轻拍着他的后背哄着,说:“我们以后再也不分开。”
  他轻轻嗯了一声。
  
  就是这种感觉了,这温热的触感,浅浅的呼吸,以及时常的絮絮叨叨和偶尔的哭哭啼啼。他原本已习惯了一个人安静的世界,结果一只兔子闯入了他的世界,改变了他的习惯,又成为他的习惯……
  那只狼看她的眼神真讨厌,真想一巴掌拍死,可是大哥说武斗会不能伤性命,麻烦。
  算了,白小白回来就好了。他蹭了两下,睡意又涌了上来,白小白却又开始絮絮叨叨了。
  龙七心里哀叹一声,低下头,堵住她的嘴。
  甜甜软软的,像花瓣一样。
  不远处的龙家老大无力扶额……节制啊兄弟,白日宣淫不利于构建和谐妖社会啊兄弟……万妖之王压力很大啊兄弟……
  等到武斗会顺利结束,大灰才从遥远的天边回来。
  衣衫褴褛的大灰受伤地看着龙七和白小白。
  “我以为这些日子以来的陪伴,会让你对我有所改观……”大灰黯然神伤,“虽然我过去有点坏,但我愿意为你变好,可能我过去太过滥情,但我以后只对你专情,为了你,我连肉都戒了,以后只吃素了……”
  
  就这样被你征服……切断了吃肉的路……
  连路过的风嘲笑他的糊涂。
  
  白小白呆呆看着他,半晌后说:“不吃肉好,吃肉犯杀孽,弃恶从善,善莫大焉……”
  大灰眼底重燃希望,上前一步:“那你愿意跟我走吗?我不会吃你,你不想当我的神兽也不要紧,我立你为狼后。”
  龙七抱着白小白的手臂一紧,皱了皱好看的眉头,冷哼一声,然后,又是一口龙息……
  “回家。”龙七说。
  这个家,当然是盘龙谷了。
  
  大灰的情场之路首遇挫折,却败而不弃,自妖界武斗会之后,每半个月一封信送往盘龙谷。
  “小白,我想了很多,我们之间的悲剧是命中注定的,但我不信命,命在掌中,由我不由天。虽然我现在打不过龙七,但我潜心修炼,一千年,一万年,总有一天,我会把你从他手中抢回来。”
  “小白,我最近很想你。你可能不知道,在紫罗山的时候,我常常潜上山看你入睡。你睡着的时候总喜欢抱着什么,或者被子,或者枕头,那时候我就想,如果能成为那床被子也好。可那时我怕吓到你。”
  “小白,我想你想得睡不着,吃不香,这大概就是劫,四小天劫,九大天劫我都渡过了,只有这情劫……”
  龙家老大把那些信念给龙七听后,龙七眼皮跳了一下,缓缓睁开眼看向龙家老大。
  “我都被感动了。”龙家老大说,“这狼王动心不易,结果被你抢了,你要好好对白小白。”
  龙七冷哼一声,心想:真后悔没拍死他。
  
  三天后,狼王收到了盘龙谷的回礼,他激动难耐地跌下王座,向外跑去。
  只见一只毛茸茸、软绵绵、圆滚滚的白色小动物抬头冲他喊了一声:“咩……”
  狼王一个哆嗦,朝远去的盘龙谷使者大喊:“喂,你的灵羊!”
  那使者回眸一笑:“是你的灵羊。”

学不可以已。
离线小鹿儿
配偶:
发帖
80
金币
3364
威望
10
文采
111
魅力
79
  1. 加关注
  2. 发消息
只看该作者 沙发  发表于: 2015-06-12
没有理想的兔妖不是好兔妖.......
在线赫尔
相信有前世,不然..为何我会如此难过....

配偶:
发帖
2802
金币
1883
威望
1978
文采
255
魅力
3535
  1. 加关注
  2. 发消息
只看该作者 板凳  发表于: 2015-06-16
白色毛球都叫小白啊2333= =
网络就像是金钱堆出的BUG。。
离线ζ猫猫ζ
配偶:
发帖
1193
金币
46
威望
131
文采
0
魅力
697
  1. 加关注
  2. 发消息
只看该作者 地板  发表于: 11-29
哈哈哈哈哈哈
尊宝国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