论坛风格切换切换到宽版
  1. |帮助
  2. 我们结婚吧
  3. 活动聚焦
  4. 点我签到
  5. 下载排行榜
  6. 社区服务
  1. 6364阅读
  2. 4回复

[言情试阅]朱轻《名花还无主》(两相错之三) [复制链接]

上一主题 下一主题
离线aubb
剩者为王
 

配偶:
发帖
1252
金币
88
威望
1149
文采
286
魅力
1547
  1. 加关注
  2. 发消息
只看楼主 倒序阅读 使用道具 楼主  发表于: 2016-03-05
z{6 YC~  
79z)C35~  
'\L0xw4  
dYyW]nZ&  
朱轻《名花还无主》(两相错之三) 99KVtgPm  
/p$=Cg[K  
出版日期:2015年12月24日 >h[(w  
g9qC{x d  
【内容简介】 _j 5N=I{U  
2 `5=0E1k  
女人考验男人的方法,最爱玩约会迟到玩失踪; %FlA ":W  
男人考验女人的方法,最常玩远走高飞不见人。 01nsdZ-  
-]QguZE  
桑宁自认不是花痴,虽然她做人有点抠门,还喜欢贪小便宜, hb! ln7  
但她可是贪得很有原则的。本来她是没打算跟徐初阳勾勾缠, 1CiA 8  
可谁教她难得碰上一个拿抠门当乐趣的极品男, OMd# ^z  
让她小心肝不小心跳了跳,一时没把持住,因为贪吃, =yh3Nd:u  
不但将自己给卖了,还很没矜持地跟他好上了。 Uk02IOXQ  
也因为他说喜欢她,为了表示她不占他便宜, ]-KV0H  
她傻气地被他拐上床。因为徐初阳说,他找女人, 0IFlEe[>#  
太爱钱的不行、太爱美的不行,太奢侈的更不行。 sJ7sjrEp 1  
而身为资深铁公鸡的他,虽然不算计人,但亏本买卖他也不做, +\U]p_Fo3  
更别说被人蹭吃蹭喝。不过坑他的人换成是桑宁时, O!] ;_q/  
他绝对不会生气,还乐得变着法子要她拿人抵偿,拐上床还债。  ,F}r@  
 i_y:4  
3`rIV*&_{  
?{j@6,  
N<"`ShCNM  
E&9!1!B  
B<+pg  
\=8=wQv  
  楔子 &GU@8  
/p}{#DLB  
  新世纪购物广场,地下停车场。 _-6e0srZ  
od(:Y(4  
  刚刚和未婚妻讲完电话的徐初阳将手机和车钥匙一起放回口袋,可是大手还没来得及从口袋里拿出,手机便又震动了起来。他的眉微微一动,再次将手机拿出来,瞄了眼来电显示後才发现不是未婚妻,而是损友尤成汉。很凑巧,对方今晚也想约他出去见面。 H`?* bG  
bpnv&EG  
  「今晚恐怕不可以。」他态度温和地拒绝好友的邀约,「我有约了。」 ;ct)H* y  
/4H[4m]I  
  「哦,约会对象是谁?」他刚想开口,却又被尤成汉兴冲冲地打断,「先不要说,让我猜一下。」  6s5b$x  
{WKOJG+.  
  徐初阳无奈,连这种再明显不过的事情都要猜。 @%H8"A  
5&G 5eA  
  无视掉徐初阳无奈的笑声,电话那头的尤成汉自嗨着,「桑宁,是不是?」 2R] XH 0   
@9<S*  
  「是。」 0`Gai2\1@  
R|H[lbw  
  「啧啧,刚从巴黎回来就等不及要约会了阿,一日不见,如隔三秋哦。」 FbBX}n  
Pn J*Zea  
  淡定地无视掉好友的揶揄,即使只是在讲电话,徐初阳还是维持着善意的微笑,「你找我有什麽事?」 mb~./.5F  
Uf^RLdoDn  
  「当然是有很重要的事情要和你商量啦。」 ,,}sK  
,wlbIl~  
  徐初阳走进电梯,贴心地帮後面的人按住开门的按钮,接着用温暖的笑回应着他人略带感谢的目光。电梯门阖上,密闭的空间里共站了六个人,而他的存在理所当然地吸引了几个年轻女生的注意。 Hy;901( %  
-HN%B?}. x  
  阳刚与温柔,两种截然不同的气质却在徐初阳的身上有了完美的融合。一百八十二公分的身高,精壮的肌肉均匀分布,他算不得很高,却足够强壮结实,黑色上衣,下胸肌凸显,略松的V状领口间,溜出来性感的肌肉线条,一副斯文的无框眼镜柔和了他充满刚硬俊朗的脸部轮廓。 _lNC<7+#h  
iz$FcA]  
  电话中,尤成汉的声音仍在继续,「如果我没有记错的话,再不到两个月,你们就要结婚了吧?」 & L3UlL  
j,4,zA1j|  
  徐初阳垂着眼,礼貌地避开其他异性投来的花痴目光,而那习惯性上扬的唇,则因为尤成汉的提醒而扩大了弧度,「你没有记错。」再不到两个月,他就要和交往不满一年的女朋友桑宁正式步入婚姻的殿堂。 W8x[3,gT  
v#-E~;C cC  
  「所以说……」短暂的停顿後,尤成汉充满磁性的嗓音里夹着兴奋再度响起,「我们该开始准备你的Stag night了!」 vi<X3G6Xh  
ru DP529;  
  电梯升到三楼的时候,电梯门向两侧划开。徐初阳往旁边让了让,商场里明亮的灯光投进电梯,跳跃在他英挺的眉眼间。电梯里的人有出有进,他随意地站在一侧,笑容无奈。这就是尤成汉所说的很重要的事吗,真是的。 bz$Qk;m=H  
%Dra7B%  
  「嘿,我知道你在想什麽。」尤成汉的声音添了几分不悦,「明明很重要的好吗,要知道,这是一种仪式、一种象徵。」 RE*WM3QK~  
mw ?{LT  
  好吧,他又要开始了。 2@4x"F]U;  
m]1!-`(*  
  「预示着你即将挥别美好的单身时光,然後不知死活地迎向枯燥恐怖的婚姻生活。而身为你的朋友,我虽然不能阻止你结婚,却可以送你一个终身难忘的单身之夜。」他的声音难得的一本正经,「在这一点上,我很坚持。」 +!Q!m 3/I  
|&Au6 3  
  徐初阳很想说,婚姻其实没那麽可怕。 2k+= kt  
 :4{Qh  
  他们共同的好友贺昕,也就是他的妹夫,已经结婚将近四年了,现在还不是很幸福,不过……他看了眼时间,觉得现在并不是辩论这件事的时候。徐初阳已经来到了购物广场的六楼,朝自己经营的素膳馆走去。 ?LR"hZ>  
Ou? r {$(b  
  十九岁那年,他开始和朋友合夥做餐饮,成立了一家小的管理公司,那时的主要经营业务是提供其它餐饮企业谘询、培训和委托管理服务。二十二岁,徐初阳自立尊宝国际,开始经营素食餐厅。 (GnVwJ<v9V  
[\88@B=jXP  
  二十四岁,经历了几次失败之後,半品斋素膳馆正式开张。二十七岁,徐初阳重拾管理的老本行,创办了旭日餐饮管理公司。如今他二十九岁,公司业务走上正轨,而半品斋的名号更是越做越响,分店不仅遍布各地,甚至扩张到国外。 =p5?+3" @  
T6,V  
  所以就算抛开家族背景不谈,徐初阳仍是个黄金单身汉。他有钱,十分有钱,可世上偏偏有这麽一种人,即使腰缠万贯却还是一毛不拔。 :cEd[Jm9  
'qdg:_L"  
  「好吧,如果你一定要坚持的话。」徐初阳走进店,扫了眼充满浓浓中国风的雅致餐厅,继续说:「不过呢,我一定要声明……」 yS+ (<  
6hLNJ  
  「你是绝对不会付钱的。」 )>?! xx_`  
8znj~7}#  
  徐初阳很温柔地笑了起来,「是的。」 \m%J`{Mt  
g%X&f_@  
  「呿,我就知道。」尤成汉的白眼似乎都透过电话翻到了这头来,「放心好啦,一切都包在我身上,反正就算你临时悔婚,这个派对也不会浪费。」他所关心的重点本来就是在派对上,徐初阳的单身之夜只是一个噱头而已。 7TnM4@*f  
I'xC+nL@  
  「我暂时还没打算悔婚。」 g>UBZA4  
tK*%8I\s  
  「最好是这样。」 >kt~vJI  
{ip=iiW2  
  正在对一个服务生训话的年轻店长眼尖地注意到了他的存在,徐初阳擡眸看店长一眼,「好了,就聊到这里,我们改天再约。」挂断电话,紧接着目光轻擡,看见店长已经打发掉那个服务生,一脸笑意地迎着他走过来。 g;(_Y1YQ  
FT<H ]Nf  
  「老大。」 6aRGG+H  
&3WkH W   
  徐初阳摆摆手,「叫老板。」 @l)\?IEF@f  
(rAiDRQ[  
  店长搔搔头,笑着改口,「来找主厨的?」 a5X`jo  
7Nd*,DV_  
  「来吃饭。」 T=^jCH &  
n}=rj7  
  「那正好,刚空了个包厢出来,你……」 tF<^9stM  
#"hJpyW 4V  
  虽然半品斋的分店已经遍布各地,可徐初阳却连属於自己的专属包厢都没有,因为在他看来,单独空出一间原本可以用来赚钱的包厢留给自己是十分浪费的行为,所以徐初阳每次来自己的店里吃饭,别说专属包厢,连普通包厢都不肯用。 `i=JjgG@  
Ft)t`E'%j  
  「不用,我等空位就好。」 FwXKRZa  
T!Xm")d  
  店长无语地看着徐初阳。 nt drXg  
;gEp!R8  
  「现在叫到几号了?」徐初阳一面自言自语,一面走向等候区。 7t ZW^dF  
t'dHCp}  
  才任职不久,还对自家老板不太了解的店长赶紧跟上。叫号的语音系统在等候区响起,徐初阳扫了眼上方的电子萤幕,然後点了点头。店长劝道:「老板,两人桌还要等五十六位呢,要不……」 $Z,i|K;  
3fm;r5  
  五十六位,那大概还要等上一个小时,要不要插队呢?徐初阳很少这样做,因为顾客就是摇钱树、财神爷,他并不希望让前面的五十六位财神爷等太久,毕竟顾客体验在很大程度上决定了最终收益。 G(:s-x ig6  
*Kp}B}}J  
  所以徐初阳虽然在许多小事上都十分抠门、算计,可在经营餐厅时却十分舍得办打折、特惠活动,很会讨客人的欢心。舍小得大的道理,他不仅懂,而且在生活中运用得得心应手。 uE"5cq'B/  
hyJ ded&D  
  正有些犹豫着,电话又响了起来,是他的未婚妻,有趣的桑小姐。 >_&~!Y.Z=  
O~${&(  
  「你到了吗?」那边的环境有些嘈杂,鸣笛声、说话声,桑宁的声音夹在其中,即使拔高了音量仍显得模糊不清。 tCuN?_ UG  
*^X#Eb  
  「刚到。」 d&NCFx  
@>M8Pe  
  他的回答换来一声懊恼的沉吟,「我恐怕要晚一些。」 &/sGh0  
v&p,Clt-2  
  「不用急,是发生了什麽事情吗?」 kw 6cFz  
wEBtre7  
  「塞车。」女人清淡好听的声音携了丝焦躁,「公车开得好像乌龟在爬,早知道就搭捷运了。」 zt-'SY  
+8Of-ZUx  
  「公车?」可是她会晕车。徐初阳英挺的眉轻轻一皱,「那你会不会不舒服?不然你在最近一站下车好了,我过去接你。」 /_ $~rW  
8.*\+nH  
  「不要。」对方想也不想便拒绝了。 kX@ bv"i  
f<g>dQlE  
  桑宁不同於以往的生硬口吻令徐初阳微微一怔。电话那头的桑宁似乎也察觉到自己的口气不太对,静默片刻後才清了清喉咙说:「总之你再等我一下。」 ov?.:M  
I/^q+l.=`{  
  「好,我等你。」 ;3 G~["DA  
$?[1#%  
  挂断电话後,徐初阳若有所思。这是他去巴黎出差两周之後两人首度见面,简讯中,桑宁说今晚有很重要的事情和他说,现在他却忽然有种不大好的预感。 <P|`7wfxE  
n33JTqX  
  「老板?」 1y},9ym  
fndK/~?]H  
  徐初阳回神,将手机放回口袋,「我等空位好了,你去忙你的。」 !S~,> ,yd  
O3_D~O ."  
  ◎             ◎             ◎ n^* >a  
6W)xj6<@  
  打发走店长之後,徐初阳随便找了张沙发坐下,一面翻看着眼前的菜单,一面等桑宁。 *eHA: A_I  
m Y$nI -P  
  四十分钟後,他等到位置。又过了将近十分钟,桑宁出现了,而这时徐初阳提前点好的菜还只上了一道。徐初阳招了招手,正在东张西望的女人立刻朝他走来。 di8W2cwz  
IUluJ.sXIf  
  桑宁打扮得就像是刚刚下课的大学生,衬衫、长裤、高筒帆布鞋,一头微卷的金棕色长发被随意地束成马尾,素面朝天的精致小脸上挂着疲倦、焦躁,还挂着一副几乎要从小鼻子上滑下来的大眼镜。她的右臂上抱着几本书,左肩上还挂着一个大大的布包包。 \Pw8wayr%  
T r SN00  
  那件棉制的衬衫看起来很舒适,却过分宽大,本就松垮的领口又被布包包带子压住一侧,在布包包的重力作用下扯得更开了些,露出线条漂亮的锁骨。点缀在她颈间的那条项链还是徐初阳送的,这麽昂贵的一条项链搭配着她随意朴素的装扮,却也不会显得不协调。 wrz+2EP`  
^zvA?'s  
  心头的那丝狐疑瞬间被喜悦取代,徐初阳的眼睛一眨也不眨地追随着她,两周不见,他真的很想她。 JN{<oxI  
rF Ko E%  
  桑宁在桌子对面坐下,将手中的书堆到桌上。 B@ZqJw9J[  
@o}1n?w  
  徐初阳瞧了眼她微白的脸色,忍不住探手过去摸摸她的额头,「晕车很严重吗?」 5u'TmLuKT  
>&$$(Bp  
  「有一点。」桑宁轻擡眼睫,视线从大掌下溜过,滑向他挂满担心的俊颜。 mgJShn8]  
OT-n\sL$  
  「喝点水?」 2>!_B\%)H  
#g@  
  桑宁摇摇头,「一会吧,现在还不想喝。」她的脑袋晕晕的,鼻子里全部是汽油与废气的味道。 cEDDO&u  
hknwis%y  
  徐初阳招手叫来服务生,他指了指桑宁手边的那杯白开水,「换成柠檬水,要温的。」 fl} rz  
6Y;Y}E  
  「好的。」 n%83jep9  
E\{^0vNc  
  「那个……」桑宁擡手欲言。 ?D RFsA  
[ea6dv4p  
  「加四片柠檬。」徐初阳替她补充道。 u~' m7  
Fv?R\`52u  
  桑宁擡眼看过去,对方暖到不行的微笑令她有些心跳加速。 8vz_~p9%j  
gGtep*k  
  徐初阳并不是那种浓眉深目的标准帅哥,单眼皮、厚嘴唇,不算俊美却很有味道,尤其是笑起来的时候,眉眼弯弯、牙齿洁白,简直迷人得男女通吃、老少全杀。桑宁自认自己并不是花痴,一开始认识徐初阳的时候,也只是对他的店里的免费餐点比较感兴趣而已,可伴随着越发深入的交往,他的五官、身材、微笑,无一不在影响着她的审美观。 Gl?P.BCW.&  
c*y$bf<  
  不知不觉间,徐初阳於她已经变成了和大卖场里减价商品一样,是极具诱惑力的存在。 LVPt*S=/  
S/@dkHI'  
  「怎麽了?」见桑宁一直盯着他瞧,徐初阳开口问她,「有话要对我说?」 >$7wA9YhL  
-D!#W%y8  
  这句提醒将她从徐初阳的魅力漩涡里拖了出来,桑宁眸子微颤,立刻撇开目光,该死,现在可不是花痴的时候,「没什麽。」 Ft3N#!ubl  
i1b4 J  
  「对了,不是说今天有很重要的事要和我讲,什麽事?」  5uQv  
p{mxk)A  
  是啊,她有很重要、很重要的话要说。明明早已作好了准备、打好了草稿,可是在徐初阳的笑容攻势下,桑宁却不知道该怎麽开口,洒脱如她,还从来没有这样优柔寡断的时候,「我想说……」 '#cT4_D^lI  
[47K7~9p  
  「嗯?」徐初阳一脸很有耐心的样子。 5?V?  
lH#@^i|G  
  适时出现的服务生解救了桑宁。她忙拿过杯子喝了口柠檬水,对上徐初阳探询的目光後,忍不住又喝了几口,再喝了几口,直到将一整杯柠檬水都灌下肚後才放下杯子,忍不住打了个嗝。 Z]mM  
A2g"=x[1@K  
  「再要一杯吗?」她看起来似乎渴坏了。 !A'`uf4u  
zCKy`u .  
  「不要了。」 7,V!Iv^X  
<.PPs:{8#  
  看桑宁似乎很难以启齿地样子,徐初阳很贴心地岔开话题,「那先吃饭吧。」 MZUF! B  
 At`1)  
  「不要!」还吃饭,当初要不是因为嘴馋,也就不会有今天的情景了。更何况肚子里藏着心事,刚才又灌了这麽多柠檬水,就算是不要钱的晚餐,她还是一点都吃不下,「还是现在说吧。」 c8k6(#\  
,W)IVc   
  徐初阳被她勾起了好奇心,笑意浅浅、眸色转浓,「看样子是很严肃的事情呢。」他微微倾身,轻按住桑宁的手。 q|47;bK'  
u^#4G7<  
  她下意识地缩了一下。徐初阳却彷佛什麽都没看到,粗糙的指摩挲着她柔滑的手背,「怎麽,是有关婚礼的事情吗?」 W (=Wg|cr  
jSeA %Te  
  「应该算是。」 $I}Hk^X  
veYsctK~  
  「怎麽了?」 % +kT  
37:b D  
  桑宁垂眸看着那只覆在自己手背上的、骨节分明的大手,一想到自己即将要宣布的事情就觉得好心痛。可她知道自己的选择是对的,如果不这样做,她会更痛。当瞳眸深处的犹豫完全被笃定所取代後,桑宁才擡起头,「我想取消婚礼。」 !wLH&X$XT  
&;6|nl9;  
  徐初阳的手微微一颤,桑宁注意到了,她垂眼看去。 (ybtXoQs  
br34Eh  
  几秒後,徐初阳的声音响起来,温和好听,蕴着三分笑意,「好,如果你想要延期的话,我们就……」 F:*[  
L}e"nzTE6I  
  「不,不是延期。」是取消。桑宁擡起头,却没有把话说完。 <B ]i80.  
)Dk0V!%N  
  沉默,令人头皮发麻的沉默,桑宁感觉到那双温热的大手被缓缓地抽了回去。徐初阳将手拢到桌下,不着痕迹地挺直了背脊。 +E q~X=x  
/ K_e;(Y_  
  他的脸上并无异色,唇角甚至还保持着上扬的弧度,但桑宁却能清晰地感觉到他的眼神冷了下来,带有强大压迫力的气场从他身上散射而出,弥漫在两人之间,「你的意思是……」 3<zTkI  
d I#8CO  
  桑宁摘下了眼镜,一张秀净素美的小脸呈现在温暖的灯光下,没有了障碍物的遮挡,徐初阳终於看清了对方的表情。他的目光越发冷沉,可桑宁却硬扛着没有将目光撇开,「我要分手。」 D&z'tf5  
jm#d7@~4  
  第一章 V7B=+(xK  
C>w9 {h  
  桑宁并不是那种一眼就会令人注意到的美女,要不是之後成为了男女朋友,徐初阳根本不会想到她被眼镜遮去了大半的小脸是如此的清秀可人,更不会知道那隐藏在宽松衣物下的娇躯竟是那般惹火诱人。所以第一次见到她的时候,徐初阳只是觉得这个女孩有点奇怪,仅此而已。 W%cj39$  
rj2r#{[  
  九个月前,在某家分店的等候区里徐初阳第一次见到了桑宁。 _e:5XQ  
? RR Srr1  
  那时正值初春,乍暖还寒的时候,她穿着条纹T恤、黑色开襟毛衣,坐在等候区最角落的单人沙发上,正垂着头看摊放在膝盖上的一本书,披散的长卷发遮住了两颊,硕大的眼镜已经溜到了鼻梁中间。 e6{[o@aM{  
IS0HV$OI  
  徐初阳随意地扫去一眼,而後便在桑宁对面的沙发上坐下。 zbIwH6  
zJG x5JC  
  「A35号、B22号、D4号顾客请入席。」语音叫号系统在等候区响起。 5oT2)yz  
5I8FD".i  
  徐初阳拿起眼前的美食杂志随意地翻看,没过一会,那道机械女声又响了起来,「A35号顾客请入席,A35号顾客请入席。」语音叫号系统连叫了三次,然後跳过,开始叫下一位。 .q_uJ_qu-  
dPH! V6r  
  徐初阳并没有多留意,而是一面低头看着杂志,一面擡手招了招。立刻有服务生凑上前,「请问你需要些什麽?」 Uf7F8JZmM  
+2;#9aa I  
  因为平时很少露面,再加上每次出现都乖乖等叫号吃饭,从来不要求特殊待遇,所以除了几家分店的店长与主厨外,普通的服务生并不知道徐初阳就是自己的大老板。 YmO"EWb  
ctc`^#q  
  「一杯柠檬水。」 lry& )G=5  
D_yY0rRM  
  「好的,请你稍等。」 sl^s9kx;C$  
%|D\j-~  
  对面的女孩擡起了头,看看他,又看看服务生。 X5L(_0?F1  
FfD ,cDs  
  当徐初阳的柠檬水上桌之後,过了片刻,那女孩也招手叫来服务生。 ~q8V<@?  
6uCk0 B|  
  「请问你需要些什麽?」 zgq_0w~X  
MUCJ/GF*  
  「你们这边的等候区都提供什麽饮品?」 @R'g@+{I  
A<YZBR_  
  服务生报了几样。 U2[3S\@  
qOcG|UgF  
  「免费?」 _pH6uuB  
A5.'h<  
  「是的。」 {x&jh|f`g  
uhw5O9  
  「那我要一杯柠檬水。」 ^EuyvftZ  
uwH)/BW)[  
  「好的,请你稍等。」 EMW4<na[  
I7G\X#,iz  
  「欸,对了。」 m mJ)m  
XZep7d}  
  刚走开一步的服务生又折返回来。 k@t,[  
< ;%q  
  「你们这的柠檬水里有几片柠檬?」 !0. 5  
bn*{*=(|  
  服务生明显地愣了一下,「一般都放两片。」 e&H<lT  
G7/?hky 0.  
  「放四片加钱吗?」 /SqFP L]  
M|Dwk3#  
  徐初阳的目光也从杂志上挪到了对面女孩的脸上。 /4"S}P>f  
Ghq'k:K,  
  「呃……不加的。」 2=Y_Qrhi  
,syA()  
  「那我要四片柠檬。」反正又不要钱。 :d% -,v  
9A} kkMB:  
  「好的,请问还有其他需要吗?」 ];b!*Z  
>+; b>  
  「没有了,谢谢。」 t5jhpPVf  
 ,3@15j  
  「好的,请稍等。」 eX l%Qs#Y  
z W" 3K  
  在此後的半小时里,桑宁一共要了三杯柠檬水,每杯都要了四片柠檬,另外还要了一碟点心,她古怪的行为不由得令徐初阳多看了她几眼。 j3rv2W\  
, R.+-X  
  徐初阳觉得这女孩就是来店里蹭WiFi、点心和柠檬水的。因为当他进去吃饭的时候,她坐在那里看书;当他用餐完毕离开的时候,她还坐在那里看书。 P2 K>|r  
-YRL>]1  
  离开的时候,徐初阳特意从等候区穿过,途经女孩身边的时候忍不住侧头一瞧,不经意间瞧见了那张被随意放在茶几上的号码牌。印刷在上面的黑体英文字母与数字透过眼镜镜片,清晰地在他眼前呈现,A35。 G8(i).Q  
B 1d%#  
  原来她就是那个连叫几次都没出现的A35号。在等候区拿了号码牌却不吃饭,果然是来蹭东蹭西的。 %B {D  
L yA(.  
  徐初阳摇头一笑便离开了。他前脚刚离开,桑宁後脚便接到了闺密打来的电话。 -4^@)~Y  
S!I <m&Cgc  
  「喂,邢小妮,你搞什麽,怎麽还没出现?」 $p6Xa;j$9  
' ! UF&  
  邢妮是她高中时期认识的好闺密,虽然毕业後对方去了加拿大读书,可她们却始终保持着联络。 B'gk/^6$eg  
~gi( 1<#  
  这一次闺密难得回国,两人便约在了今天见面。可谁承想邢妮临时遇到了些问题,电话虽然接二连三地打来,可人却迟迟没有出现。春风犹寒,桑宁不想傻站在风里等,可附近又没有那种买杯饮料就可以坐一下午的饮料店或速食店,更何况她也并不想掏那杯饮料钱,於是便跑进了距离自己最近的半品斋,随便取了张号码牌,然後便躲进等候区。 @Pb 1QLiz  
vn%U;}  
  「这次是真的到了吗?如果我出去後看不到你的话……」 h[`Op#^x3  
l>5]Wd{/  
  电话那头的邢妮再三保证,她才缓和了语气,「好吧,看在你一年才回来几次的分上,再原谅你一次。」桑宁歪着头夹住手机,胡乱地将书塞进布包包里之後便站起来朝店外走,「冷倒是不冷啦,我找了地方等。」快要走到店门口的时候,她又停下来,神色古怪地摸了摸小腹,「唔,小妮,你再等一下,我要先去下厕所。」 R 6yvpH  
602eLV)  
  糟糕,刚才的三杯柠檬汁要出来了!桑宁折回到店里直奔洗手间。而这时,已经开车离开的徐初阳也早已把今日的这段小插曲抛到了脑後。 <R~~yW:H  
eVCkPv *  
  ◎             ◎             ◎ 3R=3\;  
^0ZKHR(}e  
  那天离开半品斋後,桑宁和闺密邢妮玩了一整天。 j=jrzG+`  
6dS1\Y  
  晚上回到家,桑宁哀伤地发现装在布包包里的饮料盖子没有拧紧,葡萄汁洒了半瓶,新买的布包包被染脏了不说,连里面的东西也都被殃及,饮料钱、重新购置新书的钱……清洗布包包时又联想到今天多花掉的水费,桑宁不免更心疼了。 DT(Zv2  
#g`cih=QL  
  「葡萄汁吗,那你千万不要用肥皂洗哦。」 }PIGj}F/  
J|2Hqd  
  「啊?」桑宁举着手机,低头看向刚刚被她泡进洗手台的布包包。 P!6e  
n"d)  
  对清洁整理这种工作有着极高热情的邢妮立刻来了精神,「因为肥皂是硷性的,会使葡萄汁的颜色加重……」 Lq $4.l[j  
l3pW{p  
  桑宁立刻叫停,「你直接告诉我要用什麽洗就好。」 pXT$Y8M  
 0[!gk]p  
  「白醋、米醋都OK,浸泡在被染脏的地方,过几分钟再用清水冲洗就可以啦。」 %}]4Nsde  
i8[Y{a *  
  按照邢妮的方法,她成功地清洗掉了污渍。 Pl5NHVr  
x+:,b~Skk  
  将布包包晾好後,桑宁继续和邢妮讲电话,她坐在卧室的地板上收拾原本放在布包包里的那些东西,将手机摆在床头开着扩音,两人有一句、没一句地闲聊。 2wuW5H8w{  
Q0"F> %Cn  
  聊到一半,桑宁忽然咦了一声。 7E75s)KH  
!qGx(D{\  
  「怎麽了?」 Lc:SqF  
/glnJ3   
  「这是……」她将映入视线的几张卡片捡起来,瞧了几眼之後恍然大悟道:「啊,是优惠券。」 U`nS` p  
:qSi>KCGh  
  「什麽优惠券?」 :: 72~'tw  
komxot[[  
  桑宁简单地解释了一下今天发生的事,「我今天在半品斋等你时捡到的。」 >*i8RqU  
*sIG&  
  「大概是哪个客人丢在那里的吧。」 l[\,*C  
m2< *  
  「为什麽要丢掉?」优惠券不是可以折价的吗。 |8U7C\S[  
% K7EF_%  
  「因为面额很小吧,为了那点钱还要再去吃一顿饭,得不偿失。」 v/ 00L R  
u*-<5& X  
  对一般人而言这样确实有些亏本,可桑宁并不是一般人,她有着年轻女性的外形、家庭主妇的习惯和抠脚大叔的情商,虽然平素做事乾净俐落、大剌剌,可但凡与钱沾上关系的事,她都会体现出超乎寻常的智慧,绝对是铁公鸡中的战斗机,更何况这样的事并不是桑宁第一次遇到。 2hA66ar{$  
`~+a=Q  
  桑宁眼珠一转,已透出三分狡黠,「不过有的店是可以同时使用优惠券的哦。」 L+ETMk0  
59NWyi4i  
  「半品斋好像就是这样子。」 wZ3 vF)2s  
10I`AjF0  
  「你去过那里?」 cLko  
'S D|ObBY  
  「没时间啊,听说那里的东西确实好吃,只可惜加拿大没有分店,巴黎倒是有一家……哎,看来又要等下次回国才能吃到了。」 &Cpxo9-  
U*fj5  
  「那你试过同时使用多张优惠券吗?」 ;7`um  
JHh9> .1  
  「没有耶,前几天我二哥去时倒是拿到几张,只是还没……」 "T1#*"{j  
H- qP>:  
  终於得到了意料之中的答案,桑宁红唇一弯,黑润的瞳眸亮得惊人,「你肯定是没时间去啦,不如把优惠券送我好了。」 [BR}4(7  
_DvPF~  
  「啊?」 G8DIig<  
H6CGc0NS+  
  ◎             ◎             ◎ 8qYGlew,  
*0@; kD=  
  半品斋,後台厨房。 $No>-^ )  
yY-t4WeXP  
  刚刚嚐完上一道菜的徐初阳用清水漱了漱口,等了片刻後才又拿起筷子。 mF:s-+  
ABe^]HlH  
  「这道叫玲珑醉。」 jc~*#\N  
V #\ZS{'J  
  精致的餐盘中,形状饱满、颜色漂亮的杏鲍菇围成扇形,中央以花椰菜略做点缀,盘周摆有柠檬片。 j nA_!;b  
VJtTbt;>  
  「名字倒是雅,卖相也不错。」徐初阳浅浅一笑,挟了块杏鲍菇入口。 2gR_1*|  
,<j5i?  
  「怎麽样?」 I;.E}k   
. .je<   
  「菇肉鲜甜软弹,咀嚼过後唇齿间还残留着淡淡的茶香,口感很清爽。」 QDT{Xg* I  
T2_#[bk*d  
  主厨刚想说些什麽,一擡眼便瞧见店长匆匆走进来,「怎麽回事?」 c^)E:J/  
70*iJ^|  
  店长看向徐初阳,他正在喝水,眉角稍扬,无声地询问。 U <$xp  
!#gE'(J;c  
  「老板,贺先生又来了。」 j{-7Pf8A  
;OCI.S8  
  「他找我?」 +X(^Q@  
PEn^.v@  
  店长摇摇头,「他还不知道你也在。」 R^kv!x;h  
'CAukk|  
  徐初阳毫无讶色地点点头,转而看向主厨,「我们一会再继续。」 OQ&D?2r  
Y~SlipY_  
  「好。」 s=Q*|  
'\E{qlI  
  放下水杯,解开围裙之後,徐初阳离开後台厨房中专门用来试菜的小间。 =RE_Urt:  
`ur9KP4Dq  
  正在收银台前等候的英俊男人是徐初阳的好友兼妹夫,贺昕。长腿轻叠的他心不在焉地半倚在柜台台面上,一只手插在裤子口袋里,臂间的空隙里放着西装外套,姿态闲适却难掩高贵。 _@;3$eB  
MkGq%AE`Y  
  「阿昕。」 XaS_3d  
4m(>"dHP  
  贺昕闻声擡眸,露出半掩在纤长睫毛下的,冷厉如黑晶石的双眸,「你也在?」眼角稍扬,表示诧异。 ]S aH/$  
D!T4k]^  
  「来嚐嚐新菜。」 $yqq.#1  
\HEo8~TY  
  徐初阳走到收银台後,与他面对面而站,「小鸿又想吃蛋黄奶香包了吗?」 ^(JbJ@m/  
$D\l%y/C  
  贺昕点了点头。最近这段时间贺昕来半品斋的目的只有一个,给两岁的宝贝儿子贺正鸿买他最爱吃的蛋黄奶香包。徐初阳的精明与吝啬是众所周知的,所以要不是儿子喜欢,贺昕才不会傻得跑到这里来让徐初阳痛宰。 SFgIY]  
i[^lJ)[>N  
  「其实也不用你跑一趟。」吩咐厨房去做之後,徐初阳笑吟吟地看向贺昕,「打个电话来,我直接让人送去就好。」 7b%Cl   
sP8&p*TJF  
  「你会这麽好心?那可以不付外送费吗?」 .EZ{d  
n)!_HNc9  
  贺昕的质疑换来一个人畜无害的微笑,徐初阳的笑容更温柔了,「当然不可以。」 3U.qN0]  
!;!~5"0~"  
  好吧,这才是他的行事风格。贺昕冷声讥笑,「我很好奇,免费给小鸿提供蛋黄奶香包这个承诺你能坚持多久。」 WB [G!'  
J6Nw-qF  
  「直到他不再喜欢吃为止。」对待自己的外甥,徐初阳还是很大方的。 q>4i0p8^  
^o\p|f>f  
  「最好是这样。」 B(Q.a&w45t  
ftuQ"Ds  
  在等待蛋黄奶香包出炉的这段时间里,两人聊到了徐初阳最近的感情问题。 LA%al @  
+ENW=N  
  「听茵茵说你的相亲又失败了?」徐茵茵,他的小娇妻,也是徐初阳的妹妹。 UKQ&TV}0  
2.2a2.I1  
  「我以为你不会关心这些八卦的。」 `(suRp8!  
JwVC?m).  
  「确实如此,只是连续十几次相亲失败的你也难免会勾起我的好奇心。」贺昕优雅地擡手支住下巴,浅唇微勾,黑眸中透出一丝幸灾乐祸,「这次的女孩还是不合你的意?」 =usDI<3r  
NKhR%H  
  徐初阳点头,笑容无奈。 D % ,yA  
?,DbV|3 _\  
  贺昕一点都不觉得奇怪。铁公鸡的性格特色已经融入徐初阳的四肢五脏,触及到他生活中的每个角落。除去工作和生活,在感情方面徐初阳都难掩吝啬的本色,连找个女朋友都以是否节俭为标准。 .FRF<_`^  
'#::ba[9w  
  太爱钱的不行、太爱美的不行、太小资的不行,太奢侈的更不行。在这十几个女孩里,生活条件优越或者普通的女孩都不够节俭,他不喜欢;而生活条件清贫寒酸的女孩又大多是看中徐初阳的家境与财富,谁也不肯在嫁人之後还过抠门的日子。所以相来相去,徐初阳始终没碰到中意的。 Wc>)/y5$  
v+bjC  
  他虽然不急於结婚,可爸妈却催得很紧,所以这样屡相屡败的经验令徐初阳被老妈念得焦头烂额。 xxcDd_z  
NRF%Qd8I/2  
  「真想知道到最後你会娶一个什麽样的女人做老婆。」 je3n'^m  
q=i<vcw  
  「我的择偶标准很简单。」他只是想找一个节俭的女人有这麽困难吗,徐初阳也觉得很无奈、很委屈。 |aJ6363f.  
 CyDf[C)=  
  贺昕吊着眼角睨他一眼,「恐怕只有你一个人这样觉得吧。」 B2WX#/lgd  
'c{]#E1}  
  这时服务生将已经打包好的蛋黄奶香包提了出来,徐初阳眼中的无奈立即被笑意取代,他看向服务生,「再给这位先生外带一杯龙岩。」 B{(l 5B6  
x i,wL0{  
  贺昕眉头一拧。 { (,vm}iFL  
)K3 vzX  
  徐初阳解释道:「这是我店里最好的茶饮。」 8%f! X51  
^uEl QI  
  「你……」 [IA==B7  
o xu9v/  
  「味道很不错呢,路上慢慢喝。」徐初阳丢给贺昕一个微笑,「价钱给你九五折。」 B4&pBiG&f6  
A1$'[8U~3  
  「徐初阳,你真是够了。」 /O9EI'40)  
^O*hs%eO%  
  这家夥到底什麽时候才能改掉强迫推销的毛病,贺昕还想再说,却见徐初阳已经施施然地往後台厨房走去。 bx e97]  
"FvlZRfXj  
  将主厨新研制出的菜色一一嚐过之後,已经到了晚饭时间,徐初阳吃得半饱,便打消了在店里吃饭的念头,准备就此离去。 yP]W\W'  
E9-'!I!  
  位於新世纪购物广场的这家分店整体装潢是中国风,小桥流水、凉亭楼阁,就连脚底下的地板都仿成了鹅卵石小路,迂回蜿蜒,穿插在造型别致的桌位之间,独具匠心的布局安排,使得店内宾客满座,却不见丝毫喧嚣拥挤。 +%9Y7qol  
q\Kdu5x{  
  徐初阳穿行於其中并没有引来太多的关注,不过但凡有人擡眼看到了他,视线就一定会驻留片刻。虽说不是浓眉大眼、唇红齿白的标准帅哥,可徐初阳的外型仍旧是十分出众的,坚持健身的习惯使他拥有一副显而易见的好身材,肩膀宽阔、腰背间实,是任何布料都无法掩饰的精实线条。 x99 Oq!  
^V]DY!@k3_  
  就像现在,徐初阳穿了件驼色毛线衣,微松的圆领口中露出内里白色T恤的圆领。浅色的水洗牛仔裤包裹着肌肉结实的傲人长腿。明明是简单居家到不行的打扮,却被他穿出了一种强烈的自我风格,那种温暖又诱人的气质比模特要硬朗,却又比硬汉要柔和。 G{=$/&St  
6dp_R2zH~o  
  徐初阳并不自恋,却也习惯被女孩注视,可很显然,现在这个迎面走来的女孩和他以往所见过的不一样。 M= _CqK*  
L%Q *\d  
  当徐初阳经过等候区的时候,正巧遇到一个女孩从里面走出来。眼前的路有些窄,女孩直直地走到他面前,停下,擡头推了推眼镜。 6WM_V9Tidq  
rqJj!{<B  
  徐初阳微笑,往旁边一让。照理说,任何女孩对他的笑容都不具备抵抗力,可这个女孩却完全不吃他这一套,随口道谢後,便低着头走了过去。 # |[@Due  
GFkte  
  徐初阳微微一愣,片刻後又摇头失笑,难道他也被尤成汉传染得自恋起来了吗,真是的,又不是所有女孩看到他都应该脸红。只是那个女孩怎麽看起来似乎有些眼熟呢。 `.WKU"To  
%$ ?Q%  
  「欸,你瞧,她又来了。」 @?? 6)C  
nDw9  
  「谁?」 @Qozud\?  
wVtBeZa  
  「就是刚刚进去的那一个。」 PQ]N>'v-  
UF&Wgj [  
  身後传来的议论声令徐初阳步伐略停。 R)Fl@ Tn  
~J:lC u  
  「啊,是那个吝啬女哦。」 f L?~1i =  
H9!*DA<W  
  「你们在说谁呢,什麽吝啬女?」又有第三个人参与了进来。 ^IkMRlJh%  
M4\Io]}-M  
  「就是她啦。」 JdEb_c3S  
k]5L\]>y  
  短暂的一静。徐初阳猜她们是在给第三个人指明目标人物。不知道为什麽,他本能地觉得她们是在说那个面熟的女孩。 rdg1<Z  
imQNfNm  
  「她怎麽了?」 "ZW*O{  
[~S0b  
  「你是新来的还不知道,这已经是这个月里她第三次来我们这边蹭饭了。」 Ooy96M~_G  
-bfd><bs  
  蹭饭,徐初阳眉头一拧,似乎陷入了回忆。片刻後他眉心舒展,啊,是她,那个不久之前他偶然遇到的,在等候区蹭东蹭西却不掏钱吃饭的女孩,怪不得会觉得眼熟,怎麽,她又来蹭饭了? CFxs`C^  
N3RwcM9+;  
  「哈,蹭饭,那为什麽还要放她进去?」 T/5U lW|\  
x#j_}L!V;  
  「其实也不算蹭饭啦,只是……」 C( ;7*]  
8, ^UQ5x  
  徐初阳也觉得奇怪,於是不由得返身朝那几个女服务生走去。 ^o:5B%}#[  
u\?u}t v  
  第二章 (6'Hzl^Kp  
MWf%Lh;R  
  其实这样短期内在同一个地方蹭饭的事情,桑宁也是第一次做。她虽然喜欢利用优惠券来吃白食,可却因为收集工作十分难做而无法保证成功,毕竟优惠券都有期限,一般人根本没办法在短期内收集到时限差不多的优惠券。连桑宁这个蹭饭达人,也不能次次都用这种方式吃白食。 0X w?}  
i+3b)xtW7  
  就像这次,她捡到的优惠券加上向邢妮要的,再算上之後通过其他管道找来的,林林总总加起来也只够她吃一顿而已。可就是这一顿,让她无法控制地爱上了半品斋。像这种味道好、分量足、折扣幅度大、优惠活动多的餐厅,真是让桑宁想不爱都难啊。 -E"o)1Pj6C  
6 dMpd4"\  
  美味与优惠的诱惑令她一改往日的原则,开始通过网路搜索半品斋试吃、免费、半价、抽奖的优惠资讯,想尽办法地来蹭饭。在这方面有着过人智慧的她,成功地在一个月之内白吃了两顿大餐。 8+F2 !IM  
,fFJSY^  
  而今天,桑宁是通过生日免费申请蹭到饭的。 *CSFkWVa  
2&#iHv  
  大餐吃到一半的时候,等候区外的徐初阳也通过服务生了解到了最近这段时间桑宁的所作所为。 i%w'Cs0y  
h,G$e|[?  
  身为半品斋的老板,资深的铁公鸡,徐初阳虽然不会算计别人,但亏本的买卖也是绝对不会做的,对方这种蹭吃蹭喝的行为本应该令他感到不悦,只要徐初阳想,他可以有一百种方法从这个女孩身上把钱赚回来,可徐初阳并不打算这样做。 "H@AT$Ny(  
>=Veu; A  
  服务生的议论和不久前那次偶遇的记忆,令徐初阳的脑海中浮现出一个念头,这个女孩很吝啬,而他正在寻找吝啬的女人。 ']x]X ,  
E;0"1 P|S  
  他们给徐初阳看了她曾经填写过的顾客反馈卡,桑宁,这是她的名字。 AWcP OU  
k2;yl _7  
  沉吟片刻後,徐初阳忽然问:「她在哪一桌?」 ?zqXHv#x  
\g/E4U .+  
  桑宁正低头聚精会神地瞧着手机,纤细白皙的拇指在萤幕上轻划,显示出最新免费试吃活动的页面,清晰地倒映在她黑棕相间的清透眸子上。 u e~1144  
tnntHQ&b  
  一分钟後,她关掉页面,放下手机,素面朝天的秀美小脸上浮现出凝重的决绝神色,好吧,不准再看了,了解再多的优惠活动也没用,她已经下定决心不会再来半品斋蹭饭。 u5[Wr:  
q9^r2OO  
  为什麽呢?因为桑宁是有原则的铁公鸡,要不是半品斋的食物实在太好吃,她是绝对不会在一个月之内,在同一家店里连续蹭吃三次的,毕竟这种认准了一只羊来揪羊毛的行为不太厚道,所以她下定决心,今天是最後一次来这里蹭饭。 u c8>B&B%  
&(0);I@fc  
  最後一次,绝对是最後一次。再这样下去的话,就算她自己良心过意得去,店家也不会甘愿被宰。再者说,这边的饭菜也没有那麽、那麽的好吃啊……五秒钟後,桑宁摘下眼镜,满脸沮丧地将脸埋进手心。她在骗谁呢,半品斋的菜简直好吃到令她想哭,如果可以的话,真希望可以天天…… L^}kwu#  
2e &Zs%u  
  「小姐,你还好吗?」 [ ]NAV  
H]\H'r"  
  骤然飘来的一道男声令桑宁的叹息戛然而止,停顿了几秒後,她擡起头来。 LBR_Q0EP  
j^M@0o  
  秀净清丽的容颜跃入徐初阳眼帘,是意料之外的精致,那一刻,这个在他记忆中始终模模糊糊的女人忽然变得形象鲜明又立体起来。 &bb*~W-  
SZEr  
  「我很好。」桑宁重新戴上那副又大又圆的眼镜。 :T2K\@  
w:Vs$,  
  啊,又被遮住了。失望自徐初阳眼底掠过。 -v] 0@jNe  
ZN^Q!v  
  「你是……」怀疑的目光透过镜片将眼前的男人上下打量。他是谁?只思考了一秒,桑宁便猜出了一个答案,她摆摆手,满脸嫌弃,「对不起,我什麽都不需要。」说完便又低下头。 x($1pAE  
gV0ZZ"M  
  徐初阳眼底的失望变成惊愕,继而又转为莞尔,这年头,吝啬却又有意思的女人真是不多见了。 4"@yGXUb  
j43HSY7@  
  他没有走,根本不用擡眼看,桑宁也能感觉到那高大的身影还覆盖在自己的头顶上。 xk9]jQ7  
h#>67gJV  
  眸光心不在焉地停留在手机萤幕上,微抿的唇角已泄露出不耐。半分钟後,她不由得再度擡头,可是满腔的驱逐台词却在迎上那道含笑目光的时候被硬生生地逼了回去。 #'T@mA  
z$A5p4=B'^  
  温暖柔和的灯光将他刚毅的轮廓映得有些柔和,他的站姿优雅、笑容温柔,似乎一直在等待她擡头、等待她询问,与生俱来的绅士气质自眉梢眼角间弥漫出来。 SBA;p7^"  
E#OKeMK  
  「还有事?」桑宁发问。心中暗叹现在的推销人员都是这种素质的吗,真是让人无法拒绝呢。 m`t7-kiZ  
JdnZY.{S0  
  「抱歉。」徐初阳半垂着头,「或许是我的唐突引起了你的误会。」 0@KBQv"v  
v{+*/NQ_  
  桑宁暗藏在镜片後的眸子眨动了几下,「误会?」 +%^D)   
fO+;%B  
  「我并不是推销人员。」 q4E{?  
1'=brc YR  
  「那你是谁?」 l6RJour  
gi8kYHldH  
  「徐初阳。」 99x]DY  
3ul  
  「徐初阳又是谁?」 {^v50d  
LQ._?35r  
  「这家店的……」徐初阳笑容一深,选择撒个小谎,「店长。」 g6S8@b))|  
#~Q0s)Ze  
  桑宁脸色一变,完了,店长,蹭饭的事被发现了?没道理啊,「哦……好吧,徐店长。」桑宁佯作镇定,「请问你有什麽事?」 KW)yTE<  
RV~w+%f  
  「我可以坐下说吗?」徐初阳一只手搭在椅背上,笑意暖暖,温柔得好像在询问桑宁是否愿意共舞。 ^,50]uX_  
~lMsD~$sO  
  桑宁当然想说不可以,不过以往的蹭饭经验告诉她,这种时候一定要保持镇定,她并没有做错什麽,之前的几顿饭她蹭得堂堂正正,每次都是有正当理由的。 `S2=LJ  
t}K?.To$  
  「可以。」她佯作镇定。 :98Pe6  
L/shF}<  
  徐初阳礼貌地道谢,继而拉开椅子坐下,打算开门见山,直奔主题,「桑小姐,你是否……」 ,Tpds^  
w% M0Mu  
  「没错。」桑宁强硬地打断他,想要先发制人,「我确实吃过三次免费的晚餐,可那都是正大光明的,你们可以去调查。第一次我有用优惠券,加起来的金额甚至比我所花的还要多。」 ^I^k4iw 4  
+r '  
  「桑小姐……」 '#XP:nqFkK  
;2$^=:8  
  无视掉他的欲言又止,桑宁兀自说个不停,「第二次……」 ky*-_  
p?%G|Q  
  像她这样利用优惠折扣白吃白喝的人,徐初阳见得多了,却从没见过如此理直气壮的,徐初阳无奈地笑。 umj7-fh  
+`ZcYLg)#  
  「第三次,也就是今晚,是我的生日。」 tG6 o^  
{3?g8e]zr  
  「桑小姐……」 [KJm&\evp  
m{' q(w}  
  「如果你们不相信的话,我可以拿证件给……」 }b44^iL$9y  
E~24b0<7  
  「桑小姐!」 mu*wX'.'  
2'++G[z  
  足以引起他人注意的音量,终於打断了桑宁的滔滔不绝。正准备回身掏包包的桑宁停下来看他,大眼镜从鼻梁上滑下来半寸,「嗯?」 aJ2-BRn  
,ihTEw,t(  
  「证件就不用拿了。」徐初阳哭笑不得,「我问的不是这个。」 P5Fm<f8\  
\K?3LtJ  
  理直气壮的长篇大论令桑宁有些口乾。她下意识地抿了抿唇,「那你想问什麽?」 4aGHks8Z,\  
#fwG~Q(  
  「我想问,你是否愿意和我约会?」 g{&ux k);  
7eY*Y"GX  
  ◎             ◎             ◎ L3&NGcd  
V&gUxS]*  
  笔记型电脑的萤幕上呈现出两个视窗,一个视窗正在播放电影,另一个是视讯视窗,萤幕上映着闺密邢妮的脸。桑宁刚把前几天发生的事转述了一半,她就已经忍不住尖叫起来,「不要告诉我你答应他了。」 \KG{ 11  
atY m.qb  
  「我为什麽不答应。」桑宁一边淡定地看电影,一边伸手从旁边的塑胶袋里掏零食吃。 <K)^MLgN  
fO9e ;  
  「你们才第一次见面耶。」 7;Wj ^#  
\!-X&ws  
  桑宁喀嚓喀嚓地咀嚼着零食,「第一次见面又怎样。」 %H:!/'45  
B1Xn <Wv  
  「你对他几乎一无所知啊。」 H>VuUH|  
S\Q/ "Y  
  「唔……」桑宁瞧她一眼,然後又将目光滑向旁边的电影视窗,将口中的零食吞下肚之後说:「我知道他叫徐初阳,是半品斋的店长。」 G.9?ApG9  
sLCL\dWT  
  「谁知道是真是假。」 _m@QeO'yh  
DS^PHk39  
  「他那天把店里的免费小吃都给我打包回来了。」她提起床上的塑胶袋,「喏,你瞧。」 zd+8fP/UB  
W8\K_M}  
  「说不定他是那里的领班服务生呢,这些小零食也不值几个钱啊。」 z[vMO%  
m'Wz0b^BO  
  桑宁不紧不慢地拿了个零食塞到嘴里,「服务生也无所谓,职业不分贵贱。」 B4I|"5G2y  
gXG1w>  
  「我当然也没有要歧视服务生的意思啦,我是说万一他是坏人怎麽办?」 ]zu" x9-`  
zK33.HY  
  「他看起来不像坏人。」 #b:8-Lt:M  
m(?M]CH(A  
  「坏人怎麽会把坏字写在脸上啊。」 ,1od]]>(O  
.F9>|Xx[  
  「就算他是坏人,我也不会吃亏的,你忘了吗,我会跆拳道。」 @HR]b^2E  
\4mw>8wA  
  「拜托,你才练了两个月。」 WPLAh_fe  
<s  $~h  
  这一次桑宁没有立刻回答。倒不是因为她无话可说,而是电影演到了很重要的一处。她盯着电影看了会之後,才慢吞吞地说:「师父说我天赋异禀,进步很快呢。」 Riw#+#r]/  
m7fmQUk  
  「这不是重点好吗。」邢妮彻底被这个闺密打败了。 ze]2-B4  
 ;A1pqHr  
  对金钱异常敏感的桑宁为什麽在其他方面就神经这麽大条呢,果然是抠脚大叔的情商啊。身为旁观者,她有时很庆幸朴素的打扮遮去了桑宁多数的女性魅力,要不然就凭桑宁的危机意识,早不知道被坏蛋坑过几次了。 i9_ZK/*  
7` &K=( .  
  「那什麽才是重点?」桑宁吮了吮手指头。 u=A&n6Q[Vo  
MAhcwmZNy  
  「重点是你为什麽一定要和这个男人约会啊,他很帅吗?你不可以被美色所诱惑啊。上次那个新闻你忘记了吗,那个女生就是……」 >lRX+?  
~c+0SuJ  
  「邢小妮。」桑宁啪地一下按下停止键,暂停了电影後,无奈地看向她,「不会出事的。」 JhIgq W2  
 |G{TA  
  邢妮撇了撇嘴,不高兴地瞪着她,「他很帅吧?」 kE=}.  
?~;G)5  
  「还好。」 10{ZW@!7  
+:;r} 7Zh  
  「那你喜欢他哪里?」 ,qyH B2v  
EG2NE,,r  
  「我不喜欢他啊。」她只见过这个男人一次,怎麽会喜欢上他。 Td}#o!4!  
&ciU`//`  
  「那你还要和他约会!」 ]k5l]JB  
/wVrr%SN  
  「因为他……哎,你听到一半就开始罗嗦,其实我还没说完呢。因为他用三次免费的用餐机会来换和我约会一次,所以我才会答应的。」桑宁拍去手心里的零食残渣,轻吁了一口气,「这样你可以理解了吧。」 h0L *8P`t  
#"=_GA^.{  
  「理解个屁啦。」 "^yTH/m  
+U% = w8b  
  桑宁不解地看着邢妮。 7 i,}F|#8  
L+bU~N,+A  
  「这算什麽怪理由,用这种方式来搭讪的男人也是个怪咖吧。」 Y;4nIWe JL  
R6*:Us0\FJ  
  很怪吗?桑宁觉得没有,一次约会换来三顿饭,更何况约会对象又是难得的英俊优雅,所以这笔买卖应该并不吃亏,「不要大惊小怪了,只是约次会而已,又不是要交往。」 #O* ytZ  
6*le(^y`  
  「可是……」 zaf%%  
/X {:~*.z  
  「好啦,我保证就这一次,因为我都答应他了啊。一次过後,我绝对不会再和这个人联络了。」 `XS6t)!ik  
tUH#%  
  邢妮不知道该如何说服她了,只得重重一叹,问:「那你们约在哪一天?我陪你去。」 G ,An8GR%&  
5Z,^4 6J  
  「今天。」 ANZD7v6a  
TIYI\/a\;  
  「什麽!」 aj85vON1`  
PSNfh7g  
  「晚上六点。」桑宁看了眼萤幕下方的小时钟,又吮了吮手指,「还有半小时哟,你赶得及吗?」 @;!s"!~sv  
p=V (_  
  「别说是我,你都赶不及了吧,现在是下班的高峰时间,你又搭公车,不管你们约在哪里,时间都不够啊。」 T]Pp\6ff  
ORD@+ {  
  「我不搭公车。」桑宁将空空如也的塑胶袋捏成一团丢进摆在床下的卡通图案垃圾桶里,准备爬下床。 F_$eu-y  
Tn8Z2iC  
  邢妮彷佛听到了一个天大的新闻,「难道你要坐计程车?」 G$<FQDvs  
x!"S`AM  
  「怎麽可能,徐太阳说会来公寓楼下接我。」 xQT`sK+  
/{#1w\  
  「人家叫徐初阳好吗。」 R&PQU/t)  
O|}97a^  
  「都一样啦。」 8(&Jy RT  
<p;cR` %uE  
  「哪里一样……啊,这个不是重点,我想说,你居然连地址都告诉他了?桑宁,你……」邢妮咆哮到一半,桑宁便啪地一下切断了视讯。 t 5g@t0$  
tT>~;l%'  
  虽然深知邢妮是出於关心,可她实在不喜欢听人罗嗦,只求现在耳根清静一点,大不了事後再去道歉好了。更何况她这个闺密哪里都好,就是危机意识敏感异常,已经严重到被害妄想的程度。只是吃个饭而已嘛,哪有邢妮想得这麽严重。 < {$zOF}  
P33x/#VVE  
  ◎             ◎             ◎ :)_Ap{9J  
|t5K!?{i  
  事实证明,邢妮确实是多虑了。 Y<0 [_+(  
# XE`8$  
  约过一次会之後,桑宁仍旧是四肢健全、身心健康,由此可见徐初阳真的没有从她身上摘掉一两个器官的兴致。 +q[puFfl  
7g^=   
  「说不定他是放长线钓大鱼呢。」旧时光租书店里,邢妮坐在柜台後的高背椅里,没什麽底气地提出自己的假设。 epqX2`!V  
CA, &R <]  
  「邢小妮,你够了哦。」桑宁端着咖啡杯从书架後走出来,老大不高兴地说:「我看起来就那麽好骗吗?」 M#c.(QdF  
L}7c{6!F7  
  要说在金钱方面,谁都骗不了精明过头的桑宁。不过在感情方面嘛……邢妮忍不住咕哝,「情商连国中生都比不过,怎麽能让人不担心。」 N&n2\Y  
D7T(B=S6  
  「喂,我都听到了。」腹诽说得那麽大声,当她的耳朵是摆设吗。桑宁黑着脸把杯子放到柜台上,往前一推,「喝你的咖啡,少罗嗦了。」 c&vY0/ [  
&W)Lzpx8c  
  「泡这麽浓?」邢妮捧起咖啡,讶异地眨眼。平时有本事把咖啡泡成和柠檬茶一个颜色的桑宁居然舍得给她放这麽多咖啡粉,莫非老天要下红雨了。 %{Ez0XwGCn  
4 IuQQ  
  桑宁坐回到柜台後,随口说:「还有一个礼拜就过保存期限了。」 ]-FK6jw  
R s_bM@  
  邢妮无语,她就知道。 zZE 2%fqM  
R/&Bze  
  「干麽那副表情,过期食物是不能吃的啊。」 t&MJSFkiA  
Q5b~5a  
  「那就丢掉啊。」 </(bwc~2  
{B8W>>E  
  「好浪费。」 z-<U5-'  
xj~5/)XX|X  
  真是败给她了,邢妮闷闷地说:「好朋友就是用来帮你解决过期咖啡的吗,去叫那个约你的怪咖男来喝啦。」 ^kA^> vi  
ZbD_AP  
  「说不定以後都见不到了,要怎麽喝。」 l( /yaZ`  
1$vsw  
  正对着咖啡吹气的邢妮动作一停,「为什麽不会再见面?」 Q{F*%X  
#&a-m,Y$sx  
  「因为饭已经吃过了啊。」 H}5zKv.T  
aVcQ  
  桑宁顺手抱起堆在柜台上的几本书,折回到书架前放好,心想难道还要让人家一直请客请下去吗,那样也太不厚道了,她虽然有点贪财,但还是满有原则的。再说,上次吃过饭後,徐初阳也没提再见面的事情啊,於是一根筋的桑宁便觉得他们或许就不会再见面了。 E(N?.i-%$  
]c%yib  
  不过邢妮好像扭曲了她的意思,「所以就没有联络的必要了?」蹭过饭後,就要把人家甩掉了? ?4vf 2n@  
s_xWvx8?4.  
  桑宁并没有听出她的潜台词,随口一应,「是啊。」 _PUgK\  
;dgxeP;mp  
  「所以你执意要和他见面,还挂断我的电话,就只是为了一顿饭啊。」 b.V\E Ok  
7/%{7q3G>  
  唔,算是这样吧。桑宁选择了默认,她确实是禁不住可以蹭饭吃的诱惑才会去赴约的。 %QH "x`;  
'S]7:/CI  
  邢妮哭笑不得,「真是败给你啦。」她怎麽会忘记桑宁的情商基本为负数,居然还傻得去担心桑宁会被别有用心的怪咖男迷惑,丢了清白又白费真心,可如今想来,桑宁活到现在二十二岁,恐怕只被金钱和美食迷惑过吧。所以现在邢妮忽然开始同情起那个怪咖男了。 mv_N ns  
O CIWQ/ P  
  「有什麽好笑的?」桑宁转过身,一脸疑窦地看向满脸苦笑的闺密,「喂,你很奇怪欸。」 L>VZ-j  
hqOy*!8'@  
  「我哪里奇怪了。」奇怪的人是她才对吧。 c]3% wL  
~7a(KJgvd"  
  「之前死活都不肯让我去和人家见面,现在不见面了,你又罗嗦这麽多。」所以到底是怎样? Qvo(2(  
O&h3=?O&B  
  「我只是没想到你真的可以做出为了一顿免费的晚餐,去和陌生男人约会的事情。」 0*0]R C5?  
~$xLR/{y  
  对於闺密的揶揄,桑宁一本正经地回应道:「你当然不会想到。」 wn2+4> |~p  
@=4K%SCw  
  「哦?」 Q[?O+  
Nb;xJSlox  
  「因为你没有去过半品斋,所以根本无法理解那边的菜色到底具有多大的诱惑力。」 O/b~TVA  
} m5AO4:  
  邢妮差点跌到椅子下,桑宁真的是从来都抓不准人家话中的重点啊。邢妮索性放弃,任由话题继续跑偏下去,「到底是有多好吃?」 gw[\7  
7 $AEh+f  
  「你去吃吃看不就知道了。」 -ZwQL="t  
|L|)r)t  
  邢妮一声轻哼:「吃就吃,我刚好也想瞧瞧那位怪咖男到底是何方神圣。」 2 |lm'Hf  
U,Py+c6  
  桑宁随口道:「他?就是普通人一个啊。」 tg%s#lLeH  
MR:GH.uM:  
  第三章 G=?2{c}U  
p4mlS  
  几天之後,旧时光租书店。 g%z'#E 97  
}@Rq'VPZd  
  事实将桑宁的话完完全全地推翻了。 P5 f p!YF  
 =d07c  
  普通人一个,桑宁这是在开哪一国的玩笑,邢妮讶异地瞧着眼前的男人,心底咆哮着他到底是哪里普通了。虽然五官算不上俊美无俦,可却独有自己的一番魅力。尤其是当他露出一口足可以去代言牙膏广告的洁白牙齿浅浅微笑的时候看起来又帅又暖,杀伤力简直大到不行。要不是桑宁帮他们做了介绍,邢妮根本不敢相信他就是传说中的那位怪咖男。 e`gOc*  
IoUQ~JviA  
  「你好。」似乎注意到了邢妮的过分注视,徐初阳投来一笑。 L,G{ t^j  
Ucnj7>+"  
  「呃,你、你、你……」 TTB1}j+V6  
uFxhr2 <z  
  「喂。」桑宁搡了下嘴巴里足以塞进一颗鸡蛋的闺密,「你还要不要走了,不是有急事?」 R1$O)A}k  
pdCn98}%-  
  这可不是她为了与徐初阳独处而藉机轰走电灯泡,而是邢妮刚才确实有说有急事先要离开,巧的是邢妮刚起身,徐初阳就推门出现了。 'wh2787  
my+y<C-o`  
  「啊,对,可是……」可是真的要让桑宁和这男人单独在一起吗?他挺拔温雅的外型只能迷惑邢妮一时,却不能从根本上打消她的危机意识。 }2dz];bR  
{c5%.<O  
  「又不急了吗,要是不急就先把咖啡喝完,我才煮好,你只喝了一口呢。」 OT-!n  
" p]bsJG  
  邢妮脸色一变,喝光,开玩笑!咖啡的保存期限已经由之前的一周缩成了两天,急於清仓的桑宁把咖啡煮得比上次还要浓,苦涩程度直逼中药,她死也不想再喝一口,所以这才找藉口闪人。 7)iB6RB K  
kT|{5Kn&s  
  「不、不要了,我真的很急,这就要走了,你们慢聊。」算啦,反正他们也单独在一起吃过饭了,桑宁不也是好好的吗,所以不要想太多了啦,此时此刻还是自己的小命最重要。 Oa7x(wS  
Ut"~I)S{LT  
  桑宁还想再说,可邢妮却已经抢在她前头神速消失了。 w D|p'N  
_m3}0q  
  瞪着还在惯性作用下开开阖阖的店门,「呿,浪费。」说完端起那那杯原属於邢妮的咖啡,转而看向对面这个不请自来的男人,「你怎麽会来这里?」 LObS 7U  
d:KUJ Y.  
  「上次吃饭时,你说过在这家租书店工作。」徐初阳也将好奇的目光从咖啡杯上转向桑宁的脸。不过从对方茫然的神色中可以判断,她明显是已经不记得了。 FCO5SX#-g  
a3}#lY):  
  「有吗?」 GMc{g  
#H]b Xr  
  果然,也难怪,约会时这个女人投入在佳肴上的注意力,可比投入在他身上的要多得多。不过她倒不是那种只顾着闷头吃饭,并且吃起来还毫无形象可言的女金刚,因为她的用餐礼仪还不错,聊天时也是有问必答,不矫揉、不造作,看起来很好相处的样子。可心思细腻又善於观察的徐初阳还是感觉到了她的心不在焉。 bpq2TgFj  
c6zghP3dR  
  因为从见面到分别,除了探讨美食以外,桑宁并没有主动聊起过任何话题,好像对他一点都不好奇,好像她此行的目的只有吃饭,而他只是一个陪她吃饭的男人而已。 fa#xEWaFr  
b(@[Y(_R  
  如果这种梗发生在偶像剧里,那麽男主角一定会呕得要死,然後陷入你越避开我,我就越要得到你的偏执漩涡里,接着发誓要追到女主角,然後再狠狠把她甩掉以示教训,结果最後追着追着却追成了真爱,经历了一连串你误会我、我误会你的波折後,两人终成眷属的Happy Ending。 :W]IJ mI\  
r0 %WGMk2  
  可很显然,徐初阳不是那一挂的。因为他相亲过也恋爱过,并且次数十分可观,所以有不少女人从他的生命中走过,其中不乏有冷若冰霜、高贵无匹的类型,这类女人要嘛是对他欲擒故纵,要嘛是真的对他没感觉,不过不管是哪一类,徐初阳都选择敬而远之。 8&?kr/_Vr  
) xRm  
  但桑宁很不一样,她是真的注意不到他,徐初阳没遇到这种状况,他隐隐有了自己的猜测,却又不太确定,出於好奇,他又出现在了桑宁面前。 We7~tkl(  
BN!N_r  
  「有的,就在……」 S0X %IG  
GS),rNBur  
  桑宁一面等着下文,一面端起咖啡喝了口。 9G)Sjn`AQ  
];@"-H  
  「我们聊到……」 |a!AgvNF  
m e\S:  
  好苦!没注意到徐初阳之後再说了什麽,被苦得皱起小脸的桑宁不可思议地看向手中的杯子。 NpS*]vSO  
V?KACYd@O  
  「你提起了这件事……」徐初阳声音渐低,因为他察觉到桑宁根本没有在听。 -mD<8v[F  
;Y:_}kN8_  
  是怎麽一回事呢,咖啡粉放太多了吗?桑宁又瞧了眼徐初阳面前的咖啡一眼,那杯是不是也这麽苦? M9mC\Iz[  
pUs:r0B  
  「桑小姐。」无奈的笑意浮上唇畔。很好,她的注意力又溜掉了,这是徐初阳第一次感觉到自己的存在感好薄弱。 a%3V< "f  
$@ /K/"  
  「嗯?」桑宁擡头。 b-sbRR  
Vp3r  
  「咖啡出了什麽问题吗?」索性顺着她聊好了。 "YIrqk  
Y6LoPJ  
  「太苦了。」桑宁立刻开始抱怨,刚刚在脑海中盘旋的潜台词全部溜出口,「应该是因为我放了太多的咖啡粉,可如果不放这麽多的话,根本没办法在几天之内就把那一大包咖啡解决掉嘛。」 ?~G D^F  
_Ju@<V$  
  「为什麽要在几天之内把一大包咖啡解决掉?」徐初阳好脾气地问。 z'cK,psq(  
\SB~rz"A  
  「快过期了。」 v0pyyUqS  
!@ERAPuk  
  好奇宝宝徐初阳继续发问道:「为什麽临近保存期限,咖啡却还剩下一大包?」 8<cD+Jtj  
jVh I`F{n  
  因为桑宁平时太抠门,泡咖啡泡得和柠檬茶一个颜色,照她的使用速度,咖啡放到快过期还剩下多半包也是可以理解的事情。不过她这麽抠门,为什麽会喝咖啡呢,那是因为当时卖场大特价,这个牌子的咖啡不仅半价甩卖还买一赠一,桑宁一时禁不住诱惑就买了两包,结果喝了一年都没喝完。 ^T}6o Ud  
lZyxJDZ A  
  「真是的,早知道就不买咖啡了,还是喝白开水成本低一些。呃,不过等一下,我们为什麽会聊起这个来,刚才的话题好像不是这个啊。」 e_Cns&  
WJH)>4M#  
  「刚刚你是在问我怎麽会知道你在这里上班。」桑宁的思路终於回归正轨了,徐初阳在心底暗暗叹气。 NZUQ R`5  
S<RJ46  
  「啊,对。」桑宁一本正经地接续十分钟前的话题,「你怎麽知道的?」 8;'fWV? U  
4[@`j{  
  「上次吃饭时,你说过在这家租书店工作。」 Rg/*)SKj  
1$cX` D`  
  「有吗?」 >3R%GNw  
T<!&6,N A  
  这是在把话题重演一遍吗,徐初阳只好把之前的回答复述了一遍,不过这并没能唤起桑宁的记忆。瞧着她那张写满了「有吗」的小脸,笑意却不断泛上唇角,徐初阳决定换种方式提醒她,「在吃到罗汉煲的时候,我们聊到了这个。」 P38D-fLq  
[3Qu @;"&  
  叮!想起来了。桑宁这才露出恍然的笑容。 7"L`|O?8)  
5)=XzO0  
  「有印象了?」果然奏效,这女人的思维回路还真是难以捉摸呢。 &r0b~RwUv  
~N</;{}fL4  
  「嗯嗯。」桑宁很是友好地问:「那你是来租书的吗?」 XS!mtd<q  
5o2W[<%v  
  当然不是。黑眸微弯,谎话却顺口拈来,「我想挑几本药理书来看。」 TF)OBN~/  
lYZ5FacqC  
  「药理?」他不是半品斋的店长吗,餐厅店长为什麽要看药理书? WM8 Ce0E  
SoS GQ&k  
  徐初阳贴心地解释道:「餐厅最近想要推出滋补药膳,我想学习一下,看能不能帮上忙。」 P%Fkd3e+  
}=kf52Am,}  
  「哦。」锺爱的餐厅要推出新菜,桑宁自然举双手双脚赞成,整个人都精神了起来,「你有要找哪本书吗?」 g.CUo:c  
4AI\'M"d  
  徐初阳笑意微悬的俊脸轻轻一摇,「你可以帮我选几本吗?我不太了解这些。」 2LpJxV  
 ZzDE  
  「没问题,我去帮你挑。」桑宁痛快答应之後又一顿,「对了,在那之前,我先去帮你泡杯咖啡吧。」 f< A@D"m/  
O0?.$f9 s  
  泡咖啡,在爆料了这麽多有关那包咖啡的历史後,她还敢说要给他泡杯咖啡吗。 p h[ ^ve  
nF0V`O \T  
  「放心。」似乎看出了徐初阳的迟疑,桑宁很大方地说:「我不会泡那麽苦的,这一杯只是失误。」 XwlA W7lU=  
XqD/~_z;  
  「好。」徐初阳只好说:「麻烦你了。」 &_Py{Cv@Dw  
aL63=y  
  半分钟後,柜台上多了一杯又浓又黑的咖啡。 3EGQ$  
CTu#KJ?j  
  放下咖啡後,那抹纤弱的倩影迅速地闪进层层书架之中,不时传来的清丽嗓音中充满了难得一见的热情。她看起来轻车熟路,显然是将每个类型的书的摆放位置都熟记於心,不到五分钟便搬了一摞厚厚的书出来,砰的一声放到柜台上,瞬间飞起的尘土扑得她自己先轻咳了起来,「喏,都在这里了。」 Y6(I %hE`  
igNZe."V  
  徐初阳有些傻眼,这麽多?即将被强迫推销的预感,令他笑容泛苦。 E;l|I A/7  
sP1wO4M?{  
  不过事实证明,在做生意这方面桑宁还是满厚道的,起码不像徐初阳那样总喜欢强迫推销,「你可以先选两本,拿太多也看不完。」一面说,一面热心地将书全部摊开来,任他挑选。 vB0O3]  
UL0%oJ#  
  「你觉得哪两本比较好?」徐初阳只扫了一眼,目光便又回到那张兴致勃勃的秀净小脸上。 _sU|<1  
}t4?*:\  
  很难得,她今天没有戴那副大得过分的眼镜。抛开节俭抠门的性格以外,桑宁的外型高挑却不够出挑。她个子有些高,大概接近一百七十公分左右,身材纤瘦却偏爱穿些老土又宽大的衣裳。虽然一头长卷发还算够看,可又总是被梳起来,就像现在,随意一挽,用原子笔横在中间作固定。 w6F'rsko]  
R-Y|;  
  至於五官,徐初阳很想用清淡来形容。在这个找素颜女比找三脚青蛙还要困难的社会里,桑宁真的算得上是个异类。她的脸上没有任何人工色彩,天然莹白的肌肤、颜色浅淡的弯眉、形状美好的菱唇,整个人如同一杯清水般纯净。不甜美、不性感,也不文艺,就是清淡,人清淡,对他的态度也清淡,注意力总是不在他这里。 |R Ux)&  
Yh%a7K   
  「如果你对这这方面不太了解的话,那还是挑一本入门的比较好。」果然,桑宁完全没注意到从对面投来的关注目光。 _*b1]<  
y=!"++T]B<  
  「租书店里的书你全部都读过吗?」徐初阳试图搭话。 YmP`Gg#> p  
)9sRDNr  
  「三分之二吧。」头也不擡地随口敷衍,多数的心思似乎都投入到帮他找书这件事里去。但徐初阳并不会认为这种认真是因为她对自己另眼相看,短暂的交谈令他几乎确定了从上次约会後就产生的猜测,原来真正对她产生吸引力的是半品斋的饭菜,而不是他。 /I2RU2|B  
$t' .  
  经过慎重考虑,桑宁终於选出两本来,「就这样吧,东、西方各一本,集百家众长嘛。」 aL\vQ(1zO  
L%,tc~)A  
  「好,谢谢你。」 = ;sEi:HC  
&h=O;?dO  
  「你不看一下?」 `I$'Lp#5  
=3rPE"@,[  
  「我相信你的眼光。」 R/)cEvB-0  
cP[3p :  
  桑宁大方一笑,「那好,我帮你包起来。」她折身走到收银机旁,一边劈里啪啦地敲键盘,一边说:「提前声明哦,我是不会因为你请我吃过一次饭就打折的。」 m&)5QX  
LM:|Kydp3  
  徐初阳微愣,继而笑开,「好。」 hX#s3)87  
x\qS|q\N  
  桑宁手脚俐落地帮他将书包好,然後随手抽出一张写有租书细则的卡片丢进袋子,接着朝他收取了租金外加押金。 3`@alhD'  
{ 3=\x  
  徐初阳礼貌地道谢,然後接过袋子准备起身,「那麽我……」 MB42 3{j  
G5y>v^&H  
  「欸,咖啡怎麽没喝?」 + QcgLq  
>sAZT:&gv  
  一句话将他钉在原处。 %-? :'F!1  
fFD:E} >5  
  「你有急事要走吗?」 D3#/*Ky  
AJ-p|[wPz  
  「那倒没有……」 }V.Wp6"S   
FC.d]XA%/d  
  「那就再坐坐,喝杯咖啡,不要浪费了嘛。」 !6_lD 0  
:>gzWVE<  
  在遇到桑宁之前,徐初阳无论如何也想不到,自己会因为要帮忙解决掉即将过期的咖啡而被女人挽留,这种感觉还真是……特别。 h>v;1Q O9D  
X#9}|rT56  
  最终,徐初阳面不改色地将那杯苦咖啡喝光,不过为免桑宁会提出续杯的要求,咖啡喝光後他立刻提出要离开,可是他对这个女人的好奇感觉还没有消退。所以临走之前,徐初阳又问了一句:「今晚有空吗?」 a\an  
ODn6%fp%  
  「怎麽?」桑宁抽空瞧他一眼。 $YvT* T$_  
/ H+br_D9  
  「可以邀你共进晚餐吗?」提起手里的袋子轻晃,「为了感谢你帮我选书。」 VO ^ [7Y  
YDBQ6X  
  又是一顿免费的晚餐?她当然是很想去吃啦,不过今晚的事情更重要。清素容颜上露出懊恼,「我今晚有很重要的事情呢,恐怕没办法。」 p"4i(CWGS  
k$</7 IuH  
  「好。」徐初阳笑意温和,「那改天再联络。」 ne nYP0  
k)D:lpxv  
  「掰掰。」 @vWC "W  
!4uTi [e  
  ◎             ◎             ◎ X E]YKJ?|k  
%1ofu,%  
  改天还要再联络吗?徐初阳站在办公室的落地窗前出神,思考着有没有必要再去约一个明显对自己不感兴趣的女人。 2kV[A92s  
a' "4:(L  
  如果换作之前,这样的情况根本没有纠结的必要,因为徐初阳从来不会和一个不喜欢自己或者对自己欲擒故纵的女人维持长久的关系,他讨厌玩感情游戏,认为不该把时间浪费在这种无聊的事情上,更不该给任何人玩弄自己、伤害自己的机会。可是桑宁这个女孩实在是够节俭,不仅如此,还足够有趣。 j&(2ze:=*$  
]_NN,m>z  
  骤然响起的敲门声,拉回了徐初阳的思绪,「进来。」 l,Un7]*  
|He,v/r  
  办公室的门被推开,徐缓稳健的脚步声响起,又在桌前停止,然後一室静默。 j.MpQ^eJ7  
loVUB'OSv  
  这样敲门而入却一声不吭的人,全公司只有一位,那就是他亲爱的研发部部长陆盛恒。徐初阳转过身,擡眼看向桌前这位才刚因为爱犬生病而无故旷工两天的清瘦男人,「雷诺怎麽样了?」 |B&KT  
G5W6P7-<X  
  「还好。」陆盛恒垂眼将资料放上桌面,语气沉沉,「这是策划案。」 Y%9S4be  
?vL\VI9  
  「嗯。」没再多说,徐初阳坐回办公椅上,顺手拿起那本资料翻看。 )5Yv7x(K  
j`I[M6Qxh  
  陆盛恒默然地站在桌前。 |fdr\t#'~  
6|U0"C#]  
  办公室里只有翻动书页的声音不时响起,翻到一半,徐初阳忽然想起了什麽似的放下策划书,「盛恒。」 E@\e37e  
;=X6pK  
  陆盛恒漠然看向他。两人眼神一对,徐初阳缓缓笑开,「我想推出药膳系列,你觉得怎麽样?」 t1p}   
6zK8-V?9F  
  十几秒後,陆盛恒漠然回应,「好。」 fr S1<+  
LO@.aJpp  
  「你对这方面有什麽了解吗?」 ?Dro)fH1  
xlVQ[Mt  
  又过十几秒,「一点。」 I}/o`oc  
}K,:aN,44\  
  「太好了。」徐初阳放下资料,变魔术似的从办公桌下拿出一个牛皮纸袋放到桌上,「既然只懂一点,那就把这两本书拿回去学习一下吧。」 XQ.czj  
zmkqqiDp_  
  陆盛恒褐色瞳眸在纸袋上定了定,光洁的眉心徐缓蹙起。这次他沉默的时间又长了些,最终沉声道:「好。」 WTPp/Nq'  
GF5WR e(E  
  「一个月後记得拿回来,没看完也要,我帮你去续租。」徐初阳伸手拿起看到一半的策划书,刚刚翻开便又擡起头叮嘱道:「不要弄坏,会扣押金。」当时桑宁把书交给他时可是千叮万嘱。 iMRb` \KH  
fq/F| c  
  「好。」还是那一个字。 P9Hv){z  
sZFIQ)b9  
  「那麽……」徐初阳温雅一笑,「租金和押金从你的工资里面扣除,有问题吗?」 F/9]{H  
}OO(uC2  
  陆盛恒无语地看着徐初阳。 }J .f 5WaG  
n k]tq3.[  
  徐初阳笑意浅浅,「没问题的话就先下班吧。」他擡腕看了眼时间,「策划案我明天继续看。」 P_+S;(QQ~d  
evf){XhT;n  
  陆盛恒点点头。 Kx9Cx 5B  
dq%N,1.F  
  徐初阳捞起外套和他一起走出办公室,暂时先把桑宁的事放到一边,专心地思考一会去大卖场该买些什麽食材来填充自家冰箱。 {= Dtajz  
lJ@2N$w  
  ◎             ◎             ◎ 2<}^m/}  
v 1Yf:c  
  当晚,邢妮打来电话确认桑宁是否安全,顺道八卦一下她离开後发生了什麽事。桑宁如实相告,邢妮却越听越糊涂。 ]Po9a4w#  
b Jt397  
  「咦,你上次说是为了一顿饭才答应和他约会。可今天他也要请吃饭,你为什麽又拒绝了,难道说你真的下定决心不再和他联络了?」 >T{9-_#P  
I@P[}XS  
  虽然邢妮很支持桑宁这样做。可是客观来讲,如果换作是她,她是没办法如此果决地拒绝那样一个优质的男人的。 lbrob' '+  
^ ab%Mbb  
  「没啊,他在我这边借了书,怎麽可以不联络。」不然把书送他吗。 6Uq@v8mh  
V x1C4  
  「我不是说那个啦。」 ~rE U83  
NGB%fJ  
  「那你在说哪个?」 Hno@  
/6}4<~~4TA  
  「我是在问你为什麽没答应他的邀请?」 kXS_:f;M  
j>~^jz:  
  「因为我今晚有事,刚刚不是和你说过了吗。」 &n|! '/H  
@K36?d]e  
  呃,她还以为是藉口,「什麽事比吃饭还重要?」 Z"Z&X0O j  
`+$'bNPn&  
  「海兴广场今天开幕,你不知道吗?全部五折呢。」 L>$yslH; b  
Wq 7 c/ |  
  「不早说,我也想去耶。」 CYrVP%xRA  
B9|!8V  
  「今天我本来想告诉你的啊,可没等我说,你就走了。事情办完了吗?」 L*bUjR,C  
M $#zvcp  
  电话那头的邢妮暗悔早知道就不随便找藉口闪人了,「嗯,办、办完了。」 `Bx3grZ 7&  
$7gzu4f  
  桑宁一边讲电话,一边走下手扶梯。 +B^ / =3P  
N kp>yVj  
  下一层楼的灯光有些暗,某个童装品牌将打折的服装挂在移动衣架上,密密麻麻地排在宽敞大厅里,写有Sale的巨大看板挂得哪里都是,桑宁看到之後立刻亮了双眸。 '1;Q'-/J  
RL |.y~  
  听到桑宁感叹,邢妮忍不住问:「你买童装干麽?」 9Q- /Yh  
T[>h6d  
  「过几天表哥的宝宝过满月,我刚好不知道该送什麽礼物过去。」 ,GXwi|Y  
9'3%%o  
  「喂,送满月礼你也要送打折的吗?」 ;k^wn)JE$  
6PT ,m  
  「有什麽不一样,欸,不和你说了,人好多,晚点再聊。」不由分说地挂断电话後,桑宁便冲进了拥挤的抢购人群。 L?&+*|VxI  
yXS ~PG  
  找啊找,终於找到一件中意的童装。桑宁脸色一喜,忙不叠地伸手拉住,咦,拉不动?我再拉。衣架被她扯到这一边,一双抓住衣架那头的男性大手也同时跃入视野。骨节清晰、五指修长,肤色略深,肤质却不粗糙,轻握住衣架的样子格外好看。 }MY7<sMDOy  
wxpD{P  
  桑宁下意识地擡眼,探询的目光顺着对方有力的手臂、健硕的胸膛、宽阔的肩膀一路扫过,最终停留在脸上,「是你!」
快乐每一天!
离线颠书狂
配偶:
发帖
7291
金币
14464
威望
544
文采
5
魅力
7280
  1. 加关注
  2. 发消息
只看该作者 沙发  发表于: 2016-04-04
好想看
离线qianqiuhai
独立之人格,自由之思想!
配偶:
发帖
216
金币
3440
威望
30
文采
191
魅力
256
  1. 加关注
  2. 发消息
只看该作者 板凳  发表于: 2016-04-11
呃,台言作家都不写文了吗
桃花坞里桃花庵,桃花庵下桃花仙。
桃花仙人种桃树,又摘桃花换酒钱。
酒醒只在花前坐,酒醉还来花下眠。
半醉半醒日复日,花落花开年复年。
但愿老死花酒间,不愿鞠躬车马前。
车尘马足显者事,酒盏花枝隐士缘。
若将显者比隐士,一在平地一在天。
若将花酒比车马,彼何碌碌我何闲。
别人笑我太疯癫,我笑他人看不穿。
不见五陵豪杰墓,无花无酒锄作田。             
离线ghgljzhz
配偶:
发帖
269
金币
110
威望
50
文采
0
魅力
268
  1. 加关注
  2. 发消息
只看该作者 地板  发表于: 2016-04-20
              
离线ghgljzhz
配偶:
发帖
269
金币
110
威望
50
文采
0
魅力
268
  1. 加关注
  2. 发消息
只看该作者 4楼 发表于: 2016-05-11
好想看   
尊宝国际